主页 > 书库 >

不负六界不负卿

 2019-12-03 12:41   
她叫月灵儿,是一只顽皮的小狐狸,从小崇拜夕风上神,希望能与他一起云游四海。终有一日,愿望实现了。然而,他们却要面临一次又一次的生死劫难。
  他叫林如画,一柄离魂剑叱咤仙界,一张绝世容颜迷倒万千女子。可他谁都不爱,偏偏爱上一个蛇妖。为她不惜犯下大错,因此被贬下凡,需历三世情劫方可恢复真身。
  她叫未央,是天庭最美的仙子,与夜祭相恋万年,却终成仇人。从此,她离开天庭,发誓和他永不相见。可对他的思念却从未停止。
  她叫红素,是妖界第一美女,她拒绝了所有追求者,独爱月胜寒。可他偏偏是个无心之人。但她依然无怨无悔的付出,为他生为他死、为他忍受千年折磨。
  ……
  一对对痴男怨女,一段段刻骨铭心的爱情。
  千年情殇千年梦,不负六界不负卿。   那村民向夕风道:“这就是秦秀才的家了,他在里面,你进去吧。”夕风忙向他道谢,那村民摆了摆手,转身向外面走去。

  那村民走后,灵儿连忙问道:“青鸾公主怎么样?”听她如此问,夕风立即面露悲伤的神色,声音沉痛的说道:“青鸾她……已经离开人世了。”

  “啊?”灵儿瞪大了眼睛,一脸难以置信的神情,“怎么会这样呢?你不是去找雪隐了吗?他没办法救青鸾公主吗?”夕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随后将事情的经过告诉了灵儿。灵儿闻言,唏嘘不已。夕风更是满脸悲痛,难过万分。

  灵儿看着夕风,轻声道:“青鸾公主死了,你是不是很伤心?”夕风望向西边如血的残阳,叹息一声道:“是我亏欠她。”

  灵儿沉吟了一会儿,随后小声问道:“那……若是我死了,你会伤心吗?”

  “少胡说!”夕风瞪着眼,厉声斥道,“小小年纪,说什么死不死!你若再胡说,看我不打你!”灵儿立即低头不语。夕风看了看她,道:“好了,我们进去看秦子墨吧。”

  二人进了屋,夕风一见秦子墨躺在床上,忙问灵儿是怎么回事,灵儿便简单叙述了一下。夕风闻听,不禁皱起了眉头。灵儿问道:“你可有什么办法救他?”

  夕风想了想,道:“心病还需心药医,你不是说她的娘子和月影很像吗?我们去把月影找来,看月影能不能化解他心中的伤痛。”灵儿点了点头,道:“只能这样了。”

  听说秦子墨有救,村长和霞儿都高兴万分,连声向夕风和灵儿道谢。夕风道:“不必多礼。”说完,便要出门。村长忙道:“我让霞儿去做饭,你们吃了饭再去吧。”

  二人这两日一直奔波劳碌,竟未好好吃顿饭,此刻都已饥肠辘辘,听村长如此说,便点头答应了。


  第八十一章 苏玉的表妹

  姑姑去世后,苏玉奉父亲之命到姑姑家,帮着表妹叶诗诗料理姑姑的后事。这叶诗诗是苏玉小姑苏柔的女儿,今年十七岁,从小生在富贵人家,娇弱不堪,遇到这样的事一时六神无主、不知所措。幸好有苏玉帮忙,这才将其母的后事料理妥当。

  将母亲下葬后,叶诗诗跪在坟前痛哭不已。苏玉跪在旁边,也忍不住落下泪来。虽然他和这个姑姑多年未见,但他小时候姑姑对他极为疼爱,如今眼见姑姑离世,怎能不伤心?

  哭了许久,苏玉擦了一把眼泪,转头对着叶诗诗,说道:“好了,表妹,别哭了,起来吧。”说着,伸手去扶叶诗诗。

  叶诗诗好像没听见一样,仍旧跪在那儿动也不动,脸上的泪水好似泉水一般流个不停。苏玉满眼悲伤的看着表妹,轻声安慰道:“表妹,别伤心了,姑姑不在,还有我爹、我大哥、二哥和我,我们都会照顾你的。”

  叶诗诗听表哥如此说,抬起蒙眬的泪眼望着苏玉,问道:“玉表哥,你会永远对我好的,是吗?”苏玉重重的点点头,道:“那是自然。”

  叶诗诗道:“玉表哥,谢谢你!幸好有你在,不然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跟我还客气什么?好了,我们回去吧。”苏玉说着,将叶诗诗扶了起来。

  回到叶府,苏玉对叶诗诗道:“表妹,我爹让你跟我一起回洛川。你现在去收拾东西,明日我们就启程。”

  叶诗诗闻言,脸上现出几分为难的神色,“我若走了,这里怎么办?”苏玉想了一下,道:“留下一个老管家在这里看房子,你再带一两个丫鬟,其余人每人分点银子,让他们各自回家吧。”

  叶诗诗也想不出什么好的主意,只得点点头,道:“好,你说怎么安排就怎么安排,都听你的。”

  当下,苏玉便将叶府所有的下人都召在一起,一一做了安排。只留下一个老管家和一个丫鬟,其余人则全部遣散。那些下人虽不愿离开叶府,却也没有办法,只得拿着银子各自离开了。一切处理停当后,苏玉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心想:明日终于可以返程了,用不了几天我就能见到阿雪了。这样一想,顿时开心不已,忍不住轻轻的笑了起来。

  当天晚上,苏玉睡得格外香甜,一觉醒来,已是天光大亮。他忙爬起来,去穿衣服。穿好后,他惊奇的发现,慕容雪送给他的玉镯不见了。他记得睡觉前他将玉镯放在枕边,过了一夜怎么会不见了呢?

  他不禁大吃一惊,连忙四处寻找。可找了大半晌,仍不见玉镯的影子。“怎么会不见了呢?”他一边焦急的寻找,一边皱着眉喃喃自语。

  恰在此时,叶诗诗从门外走了进来,见苏玉正翻箱倒柜,不禁惊诧万分,连忙问道:“玉表哥,你在找什么?”苏玉回头看了一眼叶诗诗,道:“表妹,你来得正好,我的玉镯不见了,正好你也帮我找找。”

  叶诗诗闻言,微微一怔,随即抬起凝脂般柔滑的皓腕,在苏玉面前晃了晃,笑道:“玉表哥说的可是这个?”苏玉闻言,连忙看向她的手腕,这一看,顿时脸色大变,失声叫道:“这玉镯怎么会……怎么会在你手上?”

  叶诗诗眼眸低垂,脸上现出一抹红晕,轻声道:“玉表哥,你送我的镯子我很喜欢,谢谢你!”

  苏玉听表妹如此说,顿时呆住,“谁……谁说那镯子是送你的?”叶诗诗道:“不是送我的你为什么带到这儿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