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书库 >

快穿之男友跑路了

 2019-12-02 14:24   
初皑:我的男朋友跑路了,我得把他找回来。
路人:卧槽,恕我直言,你怎么这么犯贱呢?
初皑:不,并不是你想的这样的。真的。
失忆的攻君:我好喜欢你,我们来谈个恋爱吧……
总之,这是一个受去各个世界里和他提前跑路的老攻再次谈个恋爱的故事。


主受,1v1,攻自始至终都是一个人
可腹黑可忠犬可才华横溢可腰缠万贯攻X可病娇可软萌可心思缜密可人见花开受
第一个世界里要交代背景,所以稍微长一些,之后就正常啦   他愣了两秒,眨眨眼睛,有些不可置信地偷偷往外看了一眼,看到来人确实是钟大教授,简直要怀疑自己刚才的想法被这家伙给听见了。

  他无法抑制地咧了咧嘴角,感觉自己心脏的位置上可能揣了个热宝,狐狸尾巴都要摇起来了。

  为首的保镖看到钟少爷来了,瞬间眉头大皱,之后又回归平常,故作轻松地笑了笑,道:“也没找什么,就是夫人喜欢的猫跑了出来,这不,小的们就连夜出来找了嘛。”

  钟谨之:“找猫你们拿铁棍?”

  保镖头顿了两秒,继续蹩脚地搪塞:“少爷您不知道,这是……这是诱猫的。”

  他额头上冒了几滴冷汗,心知这种借口绝对骗不过钟少爷。老爷给的命令是杀了那个小二尾子,然后绑上石头沉到后海里去,还绝对不能让少爷知道。可是照现在这种情形,他一时半会儿找不出什么好的理由来说明他们为什么会在这里。

  老爷不是说了会拖住少爷吗?这他妈是拖住了?

  他看了看少爷脸上的表情,感觉少爷根本就不像是个读书的,而是跟他们一样,是个练家子。他现在脸上的表情像是要吃人。

  钟谨之看着他,沉声说了句“滚”。

  保镖头的脑门上又冒出来了一滴冷汗,还是不死心地想解释,然而刚张嘴,却看见钟少爷从旁边的一个保镖手里夺过来了一根铁棍。

  保镖头瞬间噤了声。

  他的前任就是被少爷揍了一顿之后,直接被老爷给辞了,连医药费都没给,也不知道现在还活着没有。保镖头在“被打一顿,丢了工作”与“直接现在走,丢了工作”之间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给钟谨之赔了个笑脸,道了声“小的们这就滚”,之后就带着人撤了。

  钟谨之看着人都走了,脸上的愤怒瞬间就全部被担心取代。

  他把铁棍扔在了地上,之后四下里看了看,没看到那小家伙,又皱眉试探性地轻轻叫了一声:“新言?”

  初皑:“……”

  他趴在牌匾后面一动不动,看着钟谨之稍微走远了点,呲溜一声窜了下来,跑到他看不见的地方化成了人形,又用脏爪子往脸上随便抹了几下。

  之后,他往旁边看了看,最终缩在了一个不易被人发现的破烂房子的角落里,抱着膝盖装可怜。

  大约十分钟之后,钟谨之终于找到了这边,焦急地喊着他的名字,四处翻东西,问他在不在这里,说自己是钟谨之,叫他别害怕。

  初皑眨了眨眼,伸手推开了面前挡着的茅草,怯生生地望向了过去。

  钟谨之看见了他,愣了半秒,之后就不顾一切地冲过来抱住了他。

  初皑默默地在他怀里缩着,感觉这家伙胸膛里的一颗心快要跳出来了。

  钟谨之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拥着他的手臂越收越紧,好像是在害怕一松手就会失去他。

  过了好久,他才轻声道:“不怕,我在这里。”

  作者有话要说:  前面的那一章写得急了,再看就总觉得别扭……又改了改,实在是对不起大家……顺序调了一下,对樊小姐的性格也没把握对,,仙女们最好再去看一眼啦

  给大家带来不便了,鞠躬致歉

  不负责任的小剧场——

  初皑:就我这心脏的位置,就好像揣了个热宝,特别暖和。

  喝水:……你是没用过热宝吧?

  初皑:……

  喝水:那暖宝宝,你用过吗?

  初皑:……我就比喻一下,懂伐?

  喝水:……

  钟谨之:暖宝宝是什么?他怕冷,我给他买点

  喝水:啊哈哈哈好像你们在的那个年代里面暖宝宝还没生产出来呢哈哈哈哈

  今天好热……拉个暖宝宝出来应景好了→_→


  第51章 民国10

  钟谨之搂着楚新言回了宿舍, 打了热水帮他洗了个澡,之后就哄着他睡着了。

  他看着这小家伙的睡颜, 目光温柔至极。

  钟谨之轻轻地搂住了他, 又慢慢地探过身去, 小心地亲了一下他的额头。

  这小家伙是吓着了,就连现在睡着了,都紧紧地抓着他的手不放。

  钟谨之感觉一阵后怕。

  今天他要是没有及时赶到, 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他又下意识地把手臂紧了紧, 怀里的人不安地扭动了一下身子,钟谨之呼吸一滞, 赶忙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

  他无法想象新言被那群不学无术的穷凶极恶之徒拿着铁棍敲打的样子, 仅仅是思绪往那边飘一下,他都会觉得心痛地喘不上气。

  他侧躺在床上,一只手轻轻揽着这个小家伙,又伸出了另一只手来,帮他理了理半干的头发。之后, 他微微皱了皱眉毛,又把被子往上抻了抻, 怕新言因为头发没干而着凉。

  缩在床上的这个人就像是一只小猫。

  钟谨之心底的怒火再次冒了出来。

  钟霖恺犯了他的死穴,那么他跟他之间, 就已经不再是父子两不相认那么简单了。

  今天白天他有点事情耽误了,等到再往回走的时候已经月上梢头。他看了一眼手表,发现竟然快九点了,便嗖嗖地蹬车子, 想在楚新言到家之前回去。

  然而还没骑出去多远,他便被钟霖恺的车给拦下了。

  钟霖恺的司机把车开得跟他骑自行车的速度一样快,之后钟霖恺摇下了车窗,面无表情地让他上车。

  钟谨之当时心里嗤笑了一声,面上不理,继续按照自己原先的速度骑车。

  钟霖恺看了看他,说自己手里现在有一千石余粮,准备发给北平城的老百姓。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