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书库 >

[综]咸鱼阴阳师

 2019-11-24 20:39   
在把咸鱼王喂给红蛋的前一秒,江雪穿了。
  她成为了阴阳师,通过式神来完成任务。
  而一向是欧皇的她,再,也,没,有,亲,自,抽,到,SSR。
  R卡也很好用,是不是?
  江雪:好气哦QAQ,但还是要保持微笑。
  很久以后……
  “说好的保持微笑呢,松开我。”
  江雪:天天去打大妖怪来收集SSR太累了,借一下欧气,尾巴别抽我,很快就画完。
  *建了个群,扔群号:618452992。
  如有错字bugooc欢迎指出讨论,人参公鸡谢绝。
  
内容标签: 综漫 灵异神怪 奇幻魔幻
  这种反应……什么妖怪,别是骗人的吧。

  江雪重新把女人揪出来,抓住手臂扯向女孩屋里。女孩一脸胆怯地看着她们,在榻榻米上瑟瑟发抖。

  江雪反手把门带上,让萤草看了看女孩,确定她是真的没事。

  萤草探查过后,告诉她除了今天被击伤过后颈外,眼前的女孩子哪里都好好的,身体状况没有问题,就是需要加强锻炼了。

  江雪看向正揉着手臂的女人,“妖怪?祸害?”

  “不错。”女人被她的女儿抱着手臂,将她的孩子挡在身后,“不过是个小孩子,她说没事就是真的没事了吗?就算身体上没有问题,也不能说明没有巫蛊的存在。”

  萤草看起来有点不高兴,但是她还是拽了拽江雪的袖子,柔声开口,“我确实有不太擅长的方面,不过有蝴蝶精姐姐在,这位夫人不放心的话,可以让蝴蝶精姐姐来看看。”

  江雪摸了摸萤草的头,“这个时间,她们在睡觉吗?”

  之前她还召唤出来过睡眼惺忪的鲤鱼精跟萤草。

  萤草摇摇头,“不一定的呀,大家的休息不太有规律,有时一直不睡,有时白天也睡。要是在意这个的话,江雪大人根本没法好好召唤我们啦。”

  江雪听她这么说,尝试性地召唤了蝴蝶精。

  蝴蝶精已经养伤养了很久,曾经损伤严重的双翼已经好了大半。她并没有在睡觉,被召唤出来前正在和一目连聊天。

  听江雪说完女孩的事之后,蝴蝶精伸出手为女孩仔细的检查,然后和萤草一样,她摇了摇头。

  “她确实从你们来了后就魂不守舍。”女人飞快地看了荒川之主一眼,“一定是你们引来了妖怪。”

  看着女人的神情,有所察觉的江雪终于可以确认,从头到尾根本没有什么妖怪,这个女人从一开始就没有说过一句真话。

  女孩藏在她那年轻的母亲身后,欲言又止了半天,最后鼓足勇气,“没……没有妖怪。”

  她的母亲一把扯住她,一脸的怒其不争。

  女孩漂亮的脸蛋皱成一团,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对不起!”她快速地对女人说出这句道歉,挣脱了自己母亲的手。然后她郑重地跪在江雪面前,弯下了腰,“对不起。”

  “并没有什么妖怪,只是……只是为了我的名声,我回去的路上被父亲撞见了。”女孩带着哭腔解释,“因为我冒失的行为,我的名誉可能会受到伤害,我已经有未婚夫了,传出这样的名声对我是不好的。而且也会使我的父亲不喜欢我,所以母亲情急下才……”

  “才拉我出来当借口?”江雪深觉膝盖中箭。

  女孩点点头,满脸的鼻涕眼泪,“是,是的。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怎么说呢?

  江雪看着哭成一团的母女两个,最后又看了看荒川之主。

  “我明白了。”她叹息了一声,“确实有妖怪迷惑了你的女儿,还将她迷得不清,我们这就走。”

  蓝颜祸水啊。

  荒川之主这个迷惑人的小妖精。

  江雪拉住荒川之主的手,带着他离开了这个村庄。蝴蝶精的伤没完全好,萤草过于疲劳,江雪把他们全放回了式神录,然后和咸鱼开始了露宿野外的生活。

  江雪对于这种事根本不熟悉,不过有荒川之主在,很快找到了一个适合休息的地方。为了保证安全,两人分了上下夜守夜,江雪还专门召唤了一目连,想请他帮忙套个盾。

  一目连并没有拒绝,然而在他起盾起到一半时,动作忽然停下了。

  “怎么了?”江雪疑惑。

  “火的味道。”一目连感受着夜风送来的气味,转头看向一个方向,“有人在烧村。”

  江雪顺着他看的方向看过去。

  那正是他们来时的方向,在那个方向,有她之前借宿的那个小村庄。


  第49章 罪

  烧村不是件小事,江雪脸色凝重,“我们离开的时候还没有任何迹象。”

  一目连的神情严肃无比,即使脸蛋是稚嫩的,目光里的威严和凝重却不会打半点折扣,“不会有错,有人在放火烧村。”

  江雪踢灭了火堆,将灯笼鬼召唤出来,“去看看情况。”

  离开的时候似乎走了没多少时间的路似乎变得漫长起来,中间还有两只小妖被她的血肉诱惑而来,江雪杀招下的毫不犹豫,灵力海浪般扩散开去。

  她的存在被更多的妖物感知到了,可是在这样的威慑下,敢上来送死的小妖却一只也没有了。

  江雪急速地奔跑,即使是中考体育的时候,她也从没有跑的这么快过。冲出森林的那一刹那,映入她眼底的是一片火海。

  火焰没有将夜空也照红,可是那样的肆虐仍然让人惊心动魄,地上横七竖八地躺了一地的尸首,火焰在房屋上燃烧,似乎要将这里的一切都吞噬,要将这里烧为一片白地才肯停止。

  江雪的脚步猛地止住,心跳也仿佛静止了一瞬。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