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书库 >

郁秀才

 2019-11-09 19:33   
郁桂舟觉得,相比被众人误会他功成名就(随时随地)要抛妻,并把穷哈哈的家拉拔到能吃饱饭更艰难的是:身为贪官的血亲,他要如何在世人跟前揭露自己是个内心满腹诗书的大!才!子!

排雷指南:
一、本文走另类男主向言情,升官发财疼老婆路线,前期家长里短较多。
二、全文内容不可考究。
三、谢扒,勿以文中言行诋毁作者三观,若是无缘,咱们一别两宽,各生欢喜,和谐清净,有缘再见。
四、你们若问我何为另类男主向言情,大概就是非普通的读书-科举-当官之路吧,本文繁杂一些,毕竟,我们的目标是星辰和大海。

内容标签: 布衣生活 平步青云 穿越时空 种田文   这般大小的两个孩子,却都过早的吃苦受累,体验到了世间的残酷,郁桂舟心疼谢泽,也心疼这个板着小脸,却看向他时一副想亲近又害怕的小人。

  他微微笑了笑,抬手在郁桑头顶拂过“桑儿,大哥知道你们要回来了,特意给你备了一间房,还买了不少小孩子喜欢的玩伴,你嫂子把它们都搁在你房里,待会去看看喜欢不喜欢?”

  郁桑头顶触感一越而过,他还有些失落,闻言抿了抿唇,在郁桂舟两人含笑的眼里终于开了口,“大哥,大嫂”

  郁家老两口看他们其乐融融的也十分满意。二房第三代子孙本就单薄,如今兄弟俩相处平和,以后才能互相携手走得更远。

  庞氏眼眸一转,瞥了眼立着不坑声的丁氏,见她直勾勾的看着舟哥兄弟俩接近,眼里还带了些不满。

  她在不满什么?

  庞氏没来得及细想,但还是招呼郁竹和郁绣上前给丁氏磕头,拜见一下生母。

  “娘,使不得,丁氏还没给你二老磕头呢?”郁川又给丁氏使了使眼色。

  这婆娘咋回事,跟木头桩子似的,没见爹娘回家了啊,摆这副不甘不愿的模样给谁看呢,一把年纪了还没舟哥两口子会做人。

  真是又欠收拾了是吧!

  郁当家神色逐渐转凶,到底是让丁氏记得了在郁川手头吃过的苦。她还想摆给阵仗给那两个老东西看呢,让他们知道如今这家里可是她当家,还想着以前那般给她做规矩那是没可能的事了。

  碍于郁当家的威胁,丁氏最后还是妥协了,给二老磕了头,虽然动作没那规矩,到底全了礼数,郁当家的脸色这才好转了点,至于郁家两老的,完全就不在意丁氏的这种挑衅。

  有些人啊,总是自以为是。

  郁竹三姐弟这才上前给丁氏磕了头。丁氏嘴里道“都起来吧”,手中一把捞起郁桑,笑得和蔼“桑儿,让娘好生看看,都长这般大了,变了,我儿可真俊”

  而在郁桑眼里,这亲娘的神情咋不对,有种跟大灰狼似的,不怀好意呢?

  “爹娘,小五还在外头呢,让他过来?”前头郁言说让他们一家人叙叙旧,他就不掺和了,一个人上外头转悠去了。

  郁川话音刚落,丁氏那头就接了口“正好,我娘本来说要启程回大古镇呢,这不出了点事,还没来得及走爹娘就回来了,这可好,正好见见”

  庞氏淡淡的反问一句“亲家母也在?”她点头应道“既然如此,咱们也该见见人,认认亲”

  郁当家诧异的瞪了眼丁氏,似乎没料到,他那好岳母竟然还在?

  这满打满算,都要来月了,她就不担心大古镇那头?

  丁氏避开他的目光,嘴里喊到“老大,快去请你外祖过来”

  郁桂舟应了下来,让谢荣陪在庞氏身边,刚要走,见郁当家也抬腿朝外走,还招呼他“走吧,我也去找找你五叔”

  出了门,郁当家换了副样子,凑近了郁桂舟问他“老大,田里那些鱼儿如何了?”

  出门在外,若说最惦记的是家里太平,还有就是他的鱼苗苗,况且这次去淮南,一路上见识了不少。

  这些年魏国风调雨顺的,百姓的日子都好过了不少,在外头,吃鱼的人越来越多,菜肴比起前些年丰富不少,尤其淮南挨着河道,鱼类繁多,竟渐渐有了鱼米之地的说辞。

  这又是鱼,又是米的,可不像极了他们家那稻田养鱼?

  郁桂舟如今隔三差五就要去田边放松放松,亲眼见到鱼苗一日日的不同,从原先的拇指大小到如今半个巴掌大一尾一尾的,看得别提多来劲了。

  从侧面来说,不也说明地里害虫多,鱼儿吃得饱吗?

  郁当家听得恨不能立马飞奔过去,只是想了想今儿这日子到底作罢,又怕被勾得心痒痒的,干脆跟郁桂舟换了位,让郁桂舟去找郁五叔,他去叫丁母等人。

  郁桂舟怎么都无所谓,等郁当家去叫丁母了,他也出门了,也是巧得很,郁桂舟最后是在他们家田边找到郁言人的。

  当时郁言正蹲着身,有趣的盯着泛着银光的水面,连身旁有人来了都没抬头一下,反而大模大样的问道“这谁家的?连在田里养鱼都能想得出来,也是个人物”

  郁桂舟扯了扯嘴角,没觉得这是在夸他,清了清嗓子“这是我家的”

  郁言这才转头看他,还有些诧异,他嘴角抿成一条线“是你家的,那这倒也没甚出挑的了”他先前还以为是哪家农户的,能想出这么个法子,可见是个心思活络的,如今知道是这小子家的了,心道,摸不是这小子从哪本杂书上见到的吧,他那四哥,可没这脑子。

  读书人吗,综合要求是比普通人高一些不是?

  郁桂舟也不在意。反正打从他见过郁言开始,他五叔嘴里就没好话过,只道“祖父祖母让我来叫你”

  郁言背着手,微微抬头“那走吧”

  两人相顾无言,路上,郁言突然问道“你那四书五经读到何处了?”

  郁桂舟答道“已读到书经”

  郁言停住步伐,看着他,言语中有些点拨“自古以来,书经与诗经有饱读诗书的美誉,多读书经不说上知混沌,下知天地,但从中也能窥见为君者、为臣者行事走向。当今魏君重实干而寡华丽,是位难得的明君,子可阅前人作风多思多读,上可对天地,下可对父母”

  郁桂舟知道郁言这是在告诉他上位者的喜好,务实,不喜华丽辞藻,会提拔有能力的学子,感激的道“小子知道,多谢五叔相告”

  郁言摆摆手,重新迈开步子“不过随口一说罢了,上次问你,你才读诗经,不过月余,已读到书经了,这般速度便是我也是不及你的,只是,你可读得通顺了?”

  郁桂舟也没隐瞒,把自己的情形说了下“书中含义大概已知晓,只是还不能背诵”

  郁言一下就猜出了他的目的“你打算在最后一起背诵?”

  郁桂舟点头应是。郁言满脸的不赞同“你可知,要把四书五经通读背诵需要多久,按你这速度,时间远远不够,我还是劝你一次,不如等下一次在考,想必更有把握一些”

  他虽然不知道郁桂舟的真实水平,但并不妨碍有人在他耳边说一些这小子的生平,虽然如今看着一表人才,也有可能跟他那个不争气的爹一样,大器晚成,要经历些磨难才能上进,据他所知,这小子认真读书也不过今年的事。

  荒唐许久,如今只凭着读一年书就想考秀才,过于自大狂妄了。

  郁桂舟摇头叹道“五叔也知道如今魏君已经同意在科举时加上君子之艺了吗?”其实若有时间,鬼想这样拼。

  “这我倒是知道,可是有什么?”郁言有些不解。

  “小子翻了我朝两代科举之路,到如今,已经逐渐成熟,并不满足于单一的需要学子们有能力的时候了”就跟人们吃不饱先顾着填饱肚子一样,等都能吃得上饭了,哪怕吃个七分,也有余力去想想别的“所以,如今只是争论君子之艺,我若是等上三年,恐怕朝廷上风云更迭,到时候科举之路更加完善,对学子来说,则更加艰难”

  郁言沉默片刻,恍若重新打量他一般“你看得很通透,反倒是我着象了。可是科举并非尔等想象的那般简单,以你目前的进度,想要考取秀才之名,难啊”

  郁桂舟在郁家门口顿了顿,伸手推开们,做了个请的姿势,回道“小子自有应对之法”

  想想现代高三版实力虐人,这科举还能更虐?

  郁言看着他,突然一笑“但愿如此吧”说着进了门,闭口不谈方才的事。

  比起他们才进门,丁母和丁云两人早就到了,坐在郁家老两口下边,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两人脸上表情都有些僵硬。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