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书库 >

无声的证词(法医秦明2-出版书)

 2019-11-06 16:05   
法医,与死者朝夕相处的神秘职业,即将剖开震撼人心的亡灵之声!
国内第一原创悬疑品牌“法医秦明”系列,继《尸语者》之后惊艳推出第二部《无声的证词》,根据真实案例改编,所承载的故事,精彩而令人过目不忘。还原16个最重口味的案发现场:
一桩七年前的奸杀悬案,牵连出五个被害的少女,残留的精液中却验不出人类的DNA?
即将被拆迁的老楼夜半传来断续哭声,出租房中为何会有巨大的捕兽铁笼?
天价寻找失踪女孩,悬赏转发传遍网络,竟没人看出相片中的女孩已经死了?
春运高峰期,站台人山人海,每十分钟就有一列火车停靠,是谁抛下了装满碎尸的编织袋?
红色雨衣、无脸少女、白骨沼泽……每一案都让你无法入睡!
资深法医老秦亲自操刀,再度挑战最复杂的凶案与最险恶的人性!将人性的阴暗与复杂层层剖开!真实、生猛、劲爆、震撼、专业!
  我打开电脑,翻看着案件的照片,心里琢磨着,破案应该从哪里下手?如何刻画犯罪分子?侵害目标如果没有特定性的话,总是会为案件侦破加大难度。

  “不过这样的案件也不少。”我心里暗暗鼓劲儿,“我们优秀的刑警总是能找出一些蛛丝马迹,顺利破案。”

  “我觉得这个案子必破,就是时间的问题。”大宝也在和我想着同样的问题,“我们有嫌疑人的DNA,大不了把村子里的男人都取样,不信找不到犯罪嫌疑人。”

  “是啊,”我点头说,“我们有DNA证据,有抓手(抓手,行内通用语言,指破案的依据和方法,或指可直接甄别犯罪嫌疑人的重要物证。),不怕不破案,就是效率的问题。你看,网上都出消息了。”

  “老人少妇裸死家中,警方锁定犯罪嫌疑人。”斗大的标题在青乡市的网页上很显眼。

  “估计记者们也以为孔威是嫌疑人。”我摇了摇头,说,“消息不算太灵通。这也是逼着我们尽快破案啊。”

  第二天清早,师父打电话喊我们起床,驱车赶赴现场。车上,师父告诉我们侦查员对孔威的询问结束了,并简单把询问得知的情况告知我们。

  孔威被捕的时候,面露惊慌和不解,从侦查员的经验来看,他确实不像杀人凶手。当孔威得知自己的妻子已经死亡后,先是惊愕,再是号啕大哭。同时失去父亲和妻子的他,整整哭了一个小时,才勉强稳定住情绪,开始诉说案发当天的过程。

  案发当天上午七点,孔威就接到了小蔡的电话。小蔡的声音里充满了惊恐,结结巴巴表达出的意思就是早晨发现孔威的父亲没气儿了,身体都硬了。

  孔威从小是被父亲拉扯大的,一听到这个消息,怀疑是小蔡没有照顾好父亲,或是故意害死了父亲,于是要求小蔡不准动尸体,老老实实待在家里,自己立即买了火车票赶回青乡。

  孔威回到青乡,已经是晚上九点钟了。在父亲的尸体旁恸哭了一会儿后,孔威就注意到了床头柜上的注射器。他认为很有可能是小蔡故意害死了自己的父亲,于是,就上去打了小蔡两个耳光。但这次小蔡的反应非常激烈,称半年以来,自己尽心尽力照顾老孔,到头来却要担上这么个责任,甚至扯断了电话线,拿电话砸坏了空调。看到小蔡的激烈反应,孔威顿时觉得心虚,但是怒气依旧无法平息,于是摔门而出。到附近网吧对付了一夜,想明白了小蔡可能真是冤枉的。于是今天一天他都在市区的殡仪服务商那里咨询殡仪事宜。

  “孔威今天一天都在到处咨询殡仪事宜。”师父说,“这个都查实了。”

  “那他摔门走的时候,门关好了没?”我问。

  “孔威自称是记不清了。”师父说。

  “看来,又被我们推断中了。”我说,“还真的应该是有人溜门入室。”

  复勘现场是法医的一项重要工作,就像是答题答不上来,过一段时间再看,可能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到现场后,我发现林涛和青乡市公安局的痕检员们早已在现场。

  “这小子昨晚是睡好了。”我笑着向围在现场东侧卧室床边的痕检员们走去。

  林涛神采奕奕地拿着一个多波段光源,往床上照射。

  “有发现吗?”我问。

  林涛点点头,说:“有的。你先看看女死者穿的鞋子。”

  我低头望去,床边地上整齐地放着一双女式凉鞋。凉鞋的鞋底和侧面沾有淡淡的黄色泥巴。

  “这鞋子怎么了?”我问,“案发前一天下雨了,她在院子里的菜地上劳作的话,肯定会沾有泥巴。”

  “再结合床上的痕迹看。”林涛指了指床上的凉席中央。

  师父也凑过头来看,说:“不用特殊光源看还真看不到,这是蹬擦痕迹吧?”

  林涛说:“是的,昨晚就发现了,但不确定,早上又来仔细看了看,而且取材回去显微比对。可以肯定这是蹬擦痕迹,而且是这双女式凉鞋所留。”

  “如果这样,”师父脸上洋溢出自信的微笑,“我心里的疙瘩就解开一半了。”

  5

  “究竟是什么疙瘩?”我的好奇心又被师父吊了起来。

  师父戴上手套,从物证箱中拿出小蔡生前穿着的衣服。一条白色的睡衣模样的连衣裙和一条白色短裤,都已经被完全撕碎了。

  “床上有小蔡穿鞋蹬踏的痕迹,对吧?”师父说。

  我说:“是啊。”

  师父说:“说明了什么?”

  我想了一下,说:“我知道了,您说的是,小蔡被侵犯的时候,是穿着鞋的。”

  “对啊,”师父说,“她是穿着鞋被按在床上遭受了侵犯,但是为什么鞋子会整齐地摆放在床边呢?”

  “凶手为了脱她衣服,所以脱了她的鞋子?”我说。

  “你觉得衣服已经被撕成了这样,还需要脱鞋子吗?”师父抖开已经被完全撕裂的衣服说。

  我点了点头,说:“是啊,即便是没有撕碎衣物,脱这样的衣服也不需要脱鞋子。”

  “你对脱衣服很有研究啊。”大宝在一旁调侃。

  师父瞪了大宝一眼,说:“严肃点儿。既然不需要脱鞋子就能完成整个强奸、杀人的过程,那么凶手为什么还要脱死者的鞋子?”

  “是啊,关键是死者身上的抵抗伤并不太多。”我拿起凉鞋看了看说,“这种老式的鞋子直接脱还不太好脱,鞋子的扣襻是打开的。说明凶手是先解开鞋子扣襻,再脱下死者的鞋子。如果这样,凶手就没有其余的手去控制死者。”

  “凶手脱鞋的时候,死者已经丧失了抵抗能力。”大宝说。

  我点点头,说:“强奸造成的损伤是有明显生活反应的,这说明凶手是完成了强奸、杀人行为以后,才去脱死者的鞋子的,这确实是一个比较奇怪的多余动作。”

  “所以我说疙瘩只解开了一半。”师父说,“去殡仪馆,复检尸体。”

  车上,我忍不住问师父:“我们检验尸体的时候,并没有在死者的脚上发现什么痕迹、损伤啊。而且昨天晚上我还仔细看了照片,死者的脚并没有什么异常。”

  “别急,”师父摆了摆手,“如果是轻微损伤,可能并不那么容易被发现。但是尸体经过冷冻以后,会有显现损伤的作用。”

  我点头认可。确实在很多案例中,都是通过冷冻,发现了尸体上原先并没有被发现的损伤。在《中国法医学杂志》上也曾刊登过《利用冷冻显现尸体损伤》的论文。

  一路无语,我们很快来到了殡仪馆停尸间。

  在满耳的冰箱压缩机轰鸣声中,我们找到了停放小蔡的尸柜。尸体刚被拉出来,我们都同时注意到了小蔡脚趾部位的损伤。

  “居然真的有损伤!”我惊讶地喊道。

  “第一次尸检,我们就该发现的。”师父戴上手套,用止血钳刮擦着损伤位置,“有轻微的表皮剥脱,可是初次尸检时因为和周边皮肤颜色一致,所以没有能够发现。”

  我用止血钳夹起一个酒精棉球擦拭着损伤部位,几处微小的表皮剥脱逐渐显现出来。

  “这是濒死期的损伤啊。”我说,“有表皮剥脱,但是没有明显的出血迹象,只有极其轻微的皮下出血,属于濒死期损伤特征(濒死期的损伤指的是人已处于脑死亡的阶段,但此时部分组织细胞还没有死亡,所以会呈现出少量的生前损伤特征。)。”

  “那就说明我们推断正确了。”师父说,“小蔡在被扼颈窒息死亡后,机体细胞仍处于短暂的存活期。凶手就在这个时候脱下小蔡的鞋子,在她的脚上形成了这样的损伤。你们看看,致伤工具是什么?”

  “多处损伤整齐排列,单个损伤长不足零点五厘米,宽不足一毫米。”我的脊梁突然凉了一下,“是牙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