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书库 >

修仙不如跳舞

 2019-10-31 15:11   
【食用指南】
自镇:本文是剑三炮哥MMD深度中毒的产物,不再重申!
本文又名《修仙不如尬舞》, →_←慎入!

【不如跳舞】
各派弟子:师父你不是说近战都是体修吗?
各派弟子:师父你不是说法修都是脆皮吗?
各派弟子:师父你不是说不能越级挑战的吗?
各派弟子:天舞门的能打能抗还能奶啊,这什么鬼?
各派男弟子:师妹我跟你讲,天舞门的那群帅比都是基佬!基佬!基佬!
各派女弟子:害羞,我看的是他们的掌门大师姐啊,谁像你一样就盯着天舞门的师兄!
各派男弟子:我那是看吗?我那是瞪!咦,好像有点被帅到了是什么鬼?我不信我不信!
各派掌门长老:-_-天舞门当年《繁音谱》失踪的好!孟染怎么还不失踪?
孟染:各位大佬,初来乍到,请多关照!
大佬宁司元:来,我关照你。

【关于设定】
修仙境界:炼气-筑基-金丹-元婴-出窍-化虚-合体-心动-渡劫-大乘-飞升
至于我写到哪个境界,哈哈哈哈哈别问我,因为我也不知道,严肃脸!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仙侠修真   孟染还没来得及和大家打招呼,宛晚已经从人群中往孟染扑了过来。

  轻巧的身姿往孟染扑过来, 孟染下意识就双臂一张,准备将宛晚搂个满怀。岂料,双腿一软,刚刚接住宛晚的孟染身体往后一仰。猝不及防,两人就要往地上立扑。

  宛晚吓了一跳,踩起浮游步就要捞孟染。手中却一空,自家师兄已经被两仪抱进了怀里。

  宛晚踩着浮游步在空中划了一道弧线,才旋转着在地面上站好,便听搂着自家师兄的两仪笑道:“宛晚大了,你师兄抱不住了,以后可不能随便乱扑。”

  ????

  宛晚忍不住低头看了看自己,上次在天舞塔内,她还被师兄接了个满怀呢,这才半年,她身高体重都没怎么变化,刚刚也没有运转功法,怎么就差点出事了?

  孟染把头扎在两仪怀里,一时半会都不想抬起来。混蛋两仪一点都不知道节制,他也是太高兴就忘了某些事,差点就把宛晚摔了,孟染不想说话。

  宛晚立刻就想到一种可能,担心的声音都高了两个调:“师兄受伤了吗?!”

  走过来的宋玺闻言,也担心了:“阿染受伤了?”

  孟染就算想装死,也只能推开两仪自己站好,对两人道:“没有。”

  “那怎么就……?”宛晚一脸疑惑。宛晚话还没说完,被宋玺拦了下去。

  两仪一脸微笑,搂着孟染的腰,虽然谈不上强势,那种宣誓主权的感觉却颇为明显。宋玺总觉得,两仪给人的感觉不太一样了。

  “师姐?”宛晚满是不解的看向宋玺。

  宋玺就很直接,将孟染一把拽过来,拉到一边,捏个隔音诀问道:“两仪这是想起来了?”

  孟染应道:“没有。”

  “那他现在什么情况?”这副样子虽然谈不上不友好,却也不可亲,尤其两仪看向宛晚的眼神,让宋玺甚至有点担心。

  孟染就很是一言难尽,最后只好长话短说:“大概,是吃醋了。”

  “……”宋玺一时半会儿没理解:“你们什么情况?”

  “道侣?就是这个情况了。”瞒得了其他人,也不可能瞒过自家的师兄弟姐妹,孟染觉得倒不如直说。

  “……”宋玺没话要说。解了隔音诀,将孟染塞回两仪怀里。再捏个隔音诀,转身对宛晚道:“你二师兄整理的门规看过了吗?你如今也是十五岁了,有些事情确实该注意起来,是师姐忘了这事儿,这次就不怪你。”

  宛晚看看孟染,再看看宋玺,一脸委屈。

  宋玺已经接着道:“你现在也是师叔辈的人了,这么多弟子还看着呢,该注意的就要注意。”

  宛晚一转头,弟子院的小萝卜头都偏头看着这里,有的一脸懵懂,有的一脸好奇,个别一脸坏笑。宛晚立刻觉得大师姐教训的很有道理,应道:“是,宛晚知道了。”

  宋玺便道:“嗯,领舞的事情就先交给你,我与你师兄有话要说。”

  宛晚乖巧的应声,走到了舞阵当中,对一院子的小萝卜头们调整舞阵队形,准备继续修炼。

  宛晚带着小萝卜头们的动作起,之前听到过的乐声便落入了孟染耳中,但广场之上并无五音门弟子的身影:“这声音?”

  宋玺应道:“进去说。”便带着孟染往自己的小院走去。

  在小院宋玺的客厅内坐定,宋玺从乾坤袋里取出小木盒,道:“这是你的。”

  孟染带着疑惑打开小木盒,里面是一枚深蓝色耳钉一样的饰物:“这是什么?”

  宋玺微笑起来,带着点骄傲道:“你刚刚不是问声音吗?就是这个随心锥发出来的。”

  孟染“咦”了一下,将耳钉取了出来:“怎么用?”

  宋玺接过耳钉,示意孟染过来。孟染把耳朵凑到宋玺面前,感觉耳垂上一痛,一阵火辣辣的痛感和麻木感同时从耳垂上散开……竟然这么简单粗暴的把耳钉带上了?

  实际上也并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就算是打耳钉的枪,也不一定有宋玺这个速度。

  孟染摸了摸耳垂,并没有摸到血迹,那根耳针已经曲在耳后,将随心锥固定在了耳垂上。

  宋玺看着闪过一阵微光的随心锥,笑道:“已经好了,运转心法跳舞时,就能发出和心法舞姿相配合的乐声。”

  孟染试了试运转心法,果然,小耳钉一样的法器发出了悦耳的乐声。

  “哪里来得?”孟染也好奇了,还能随着心法随点随动,有点厉害。

  宋玺应道:“杨海和杨岚研究出来的,之前帮忙炼制天舞塔的前辈也帮忙了。”

  接着宋玺便道:“好了,接下来说正事。”

  孟染闻言,忍不住就正襟危坐了。

  宋玺微微一笑,问道:“出去了这么久,修行可有落下?筑基之后的各种辅舞有没有好好练习?”

  被这么一问,孟染就有些惭愧了,一来情况不太允许,二来他好像最近有点荒废。

  宋玺看一眼孟染的神色就知道什么情况了,却也没有苛责,而是道:“你可知道择元会?”

  孟染忙点了点头,看来师姐们也已经得知了消息,倒省了他多做一番说明。

  宋玺接着便说道:“云哲公子提到了择元会一事,你二师兄如今正忙着联络之前有过来往的各派,准备举元帖,所以,你还有三个月的时间,把筑基之后的各式辅舞好好修习一番,另外,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也能谱曲。”

  孟染自然答应下来,在他不知道的时候,乌长柳竟然已经准备上了,他没有理由继续荒废下去。

  “好的,我知道了,最近一定抓紧,以后也不敢再懈怠。”孟染应道。

  宋玺见孟染态度良好,便也没有多说,而是稍微提了一句:“天舞塔虽然已经炼制好,所费材料巨大,辰火前辈也付出良多,天舞门如今的财力,根本没有办法负担。实际上如今它还不完全属于我们,只是辰火前辈为人宽厚,答应我们每举行一次演舞会,便偿还一部分灵晶,直到还清为止。所以,我们没有可以松懈的机会。”

  孟染之前就很奇怪,以天舞塔的格局,所耗灵晶必然不少。现在才知道,原来是那位炼制天舞塔的前辈,同意分期付款。之前,宋玺并未提到此事,看来,他最近放松的让掌门师姐都不得不给点警醒了。

  孟染忍不住便对宋玺说道:“师姐,对不起。”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