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书库 >

十二世gl

 2019-12-28 19:47   
每个故事里秦舫都喜欢上了那个叫樊莹的美人_(:з」∠)_

内容标签: 快穿 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舫,樊莹   就不会再生事?即使妖怪开口与他对话,好似有了自我意识,卓杨没有丝毫迟疑,很快又祭出另一剑!

  这一剑比之前怨气更浓郁,浓郁到整个剑身都是漆黑的。卓杨失手了一次,要确保魏巍这次彻底灰飞烟灭。

  剑已出,卓杨与剑融成一体向魏巍迫近。

  卓杨又见到魏巍的笑容。很奇怪,魏巍没有五官,卓杨就是觉得他在笑,还能从他的笑里读出得意来。

  妖怪又开口了,看来要蛊惑他。卓杨并不想听,但那乘风的一剑,他却一字一字都听清了——

  魏巍说,我们斩妖人用剑,有借有还。

  卓杨的脸色一时如同死灰。

  是,有借有还!借走的怨气用你的魂来还!可魏巍为什么要用那句话来威胁他?除非魏巍抓住斩妖剑使用上的漏洞,想到了对付他的法子。

  卓杨本来不相信妖怪还能保持智慧,只当魏巍是凭着之前的残念在行动。

  他想错了。可明白的时候已经太晚了。

  剑尖刚碰到魏巍,魏巍就散了。杀鸡焉用牛刀,何况斩妖剑不是能够轻拿轻放的牛刀。

  完了。卓杨脑海只有这两个字。

  魏巍死了,卓杨的麻烦刚刚才来。


  第30章 (十三)

  怨气缠绕剑身向外吐露蛇信。肉眼看是丝缕的纤弱形态,实际上浓度高得足以瞬间摧毁魏巍——

  它们总要有一个落处。

  有借有还,魏巍没说的有一句:借了的还得都用掉。这些怨气,现在该谁受?到时又由谁来还?

  灵魂生出的怨气不伤没有生气的物件,这些怨气派不上用场,眼下就是烫手山芋。

  有滔天怨气需要肉身来盛,足够将一个普通人变成与“魏巍”实力相当的妖怪。暂时不提谁来充当容器,这个卓杨情势所迫亲手逼迫的妖怪,到时又得怎么杀?就也不想怎么杀妖的事了,那人的灵魂最后得被斩妖剑吞吃,彻底从世上消失,牺牲也太过巨大了。

  魏巍是死了一了百了,卓杨不情不愿给他坑大发了。魏巍不声不响手握十几条人命,这下被樊莹戳到痛处,便毫不犹豫痛下杀手。这心,是真的狠。

  魏巍没对活人动歪心的时候,怪不得业绩不错。杀妖,对他来说大概和砍萝卜差不多。害人,他也许一样没什么感触。他只在乎自己的所有物,对其他人缺乏同理心。卓杨只是冷淡,魏巍则是冷漠。

  趁卓杨晃神的工夫,樊莹走到他面前:“师兄……这……”这该怎么办?

  蛇信已经有反噬卓杨的迹象,樊莹一接近,它又如指南针一般指着生魂方向。

  “师兄……”樊莹心里希望卓杨能想出应对的法子,也明白这未免太难为他。这里不可能再出现一只需要清扫的妖怪。不是他就是她,他们之中有一个人得死。卓杨化妖,她没能耐对付,所以这个妖怪只能是她。这是权衡之后正确的选择,做不到皆大欢喜。

  杀了我!樊莹脑海里秦舫的呼声一闪而过。她死了,且又死了一遍……樊莹眼神有过片刻的恍惚,视线落回卓杨身上就没有犹豫了。她走到卓杨对面,稍显遗憾摇了摇头:“好可惜……”

  好可惜,她等不到卓杨生老病死,按照约定一刀划破卓杨的脖子。

  她与卓杨的分别,早就写定了。一人生,这人就得握住另一人的性命。不想成为妖怪,更不想动手杀了朝夕为伴的师兄,但二者总要选一个来承担。

  魏巍记得迁怒,樊莹想,到时她是不是能记得乖乖站好等着斩妖剑当头落下。

  有两行冰凉的液体爬上脸颊,樊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她明明毫不惧怕,最多只有一丝不甘。

  卓杨撑着剑在那儿喘着气,见她抬头,挤出难看的笑容:“别怕。没必要这样,一定还有办法。”

  一定还有办法……什么时候卓杨也会说这样毫无根据的话了?樊莹不合时宜地破涕为笑。

  能活谁愿意死?没到最后一刻,她和卓杨都想争一争。樊莹偏了偏头,忍住不去看卓杨持剑的右手,它被怨气侵蚀得焦黑了。

  她此刻满心的期望,也许是老天愚弄她、故意招摇的一张空头支票。

  樊莹下意识握住口袋里一只透明的玻璃瓶。魏巍吃掉秦舫……那时候,她拼命抓住了秦舫的一点气息。她留不住秦舫,也同样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