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书库 >

无灵根修仙指南

 2019-12-26 18:41   
鱼有鱼路,虾有虾道,万物皆有道;
炼气为道,积善为道,文武为道,万法皆为道。
纵身无灵根,誓不改向道之心。
但~前路都是坑怎么破o(╯□╰)o

真相是这样的 :
重生好,重生后人生开挂,金手指多多!
这些她都有——才怪!
好不容易得了个改气运的法子,还条件多多。
她就想修个仙,怎么那么难?

这其实就是讲一个倒霉催的妹子,重生前nb非常,
重生后却丢了灵根,不得不另辟蹊径,一步一个脚印,最后成神的故事。

内容标签: 前世今生 仙侠修真 重生 升级流   抒悠看他想问又没法问的憋屈样子,心中暗乐,一直以来都是他笑眯眯地把自己气得跳脚,总算回敬了他一回。她面上笑得更加甜美客气了:“谢谢小公子刚刚没有喝破我的行藏,不然我就惨了。”

  天河冷哼一声,没有说话。

  抒悠却心中一动,开口道:“还有一事冒昧请教小公子。”她一直知道这个男孩颇有些诡异法门,她昏迷期间不知自己的东西被搜去了哪里,他就在隔壁,也许知道?

  天河一脸不高兴的样子,抒悠还以为他要赌气拒绝,谁知他忽然冒出几个字:“你说说看。”

  “哎,”对方越不高兴,她心情反而越好,当下笑盈盈地问道,“我昏迷的时候有些东西被他们拿走了,小公子就在隔壁,知不知道他们把东西收去哪里了?”

  “是什么样的东西?”天河望着女孩仿佛莹莹发光的精致小脸,本想刁难几句的念头忽然打消了,开口问道。

  “储物袋,还有一些随身的东西。”

  “既是跟修真有关的东西,应该会交给刚才那个女修。”

  啊?抒悠顿时苦了脸。这可麻烦了,她所有家当,包括阵盘、符箓,甚至符纸、符笔、《万符记》都在乾坤袋中,统统被搜走了,没有符箓帮忙,靠她仅能调动的一点灵力及神识攻击之术,要对付筑基期的张娘子可不容易。

  难道她刚刚从对方手下逃脱,就要再次找上对方吗?

  她抿了抿唇,眼神坚毅起来,不管怎么说,乾坤袋必须拿回,即使必须对上这样一个强敌,也在所不惜。

  她也不是全无优势。她心念一转,已经有一个主意。

  “多谢告知。”她诚心诚意地向天河道谢,“我该告辞了,我们后会有期。”

  “等等!”天河忽然喊住了她。

  她惊讶地看向他。

  “那女修有个凡人丈夫,倒是颇为着紧。”

  天河是在告诉她,可以从张郎君身上下手吗?想到一路上张郎君和张娘子的恩爱,抒悠心中一动,这倒不失为一条路子。

  “多谢。”她再次道谢,清亮的杏眼中点点笑意泛出,光芒璀璨,仿佛无数星光汇聚,“此行前途未知,恐今后不能报小公子之恩。不如我先送小公子逃出此地?”

  天河这样帮她,若她再对他的处境装聋作哑,就该惹他怀疑了。

  照她推测,他在这里应该跟在晏府时一样,多半另有目的,不会同意她救他的提议。既如此,何不做个好人?

  不料,“也好。”天河想了想,居然同意了。

  呃……什么?抒悠差点没控制住愕然的表情,他居然同意了?为什么会同意??

  看着小姑娘杏眼圆睁的模样,不知为何,天河忽然想笑:他当然是看出小姑娘提议救他出去时的漫不经心,才突然有了这个想法,虽然会给自己的计划带来一点小小的麻烦,但,这又何妨?

  人生漫漫,有趣的人、事实在太少。难得遇到,难道不该让自己添点乐趣?


  ☆、第4章 灵丝

  “喏,这个给你。”抒悠回过神来,将得自侍女的通行玉牌递向天河。

  “不用,”天河斜睨她一眼,颇为不屑,下一刻,他的身形模糊了一瞬,虚化成一团黑烟,黑烟飘渺,袅袅中分为两团,一团较小的留在原地,另一团较大的毫无阻碍地穿过门口的禁制,飘到门外。

  又是片刻的光影扭曲,再定睛看时,两团黑烟都已化为实体,留在原地的还是那个大大眼睛,唇红齿白的俊秀男童;而出现在门外的……

  抒悠的下巴都快掉地上了。

  十三四岁的少年,乌发如瀑,肤白如玉,湍飞的乌黑长眉下,黑眸剔透,宛如琉璃,就这么身姿笔挺地站在那里,织金黑袍迤逦及地,微微一笑,满室生辉。

  虽不是第一次看到天河这个模样,但这极盛的容貌还是看得抒悠一阵目眩。

  而且,这是分光化影术吗?像,又不完全像。分光化影、身外化身,那可是化神才能有的神通!天河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发什么愣,还不快走?”少年天河嫌弃地看了她一眼,留在室内的男童天河同时给了她一个嫌弃的眼神。

  抒悠默默地合上嘴,左右看看大小两个天河,幽幽道:“你既有如此神通,何必等我来救你?”

  天河给了她一个“明知故问”的眼神,不耐烦地问:“到底走不走?”

  抒悠默默地用通行玉牌出了房门,总觉得有哪里不对:为什么天河在她面前竟完全不掩饰?他应该不知道自己有从前的记忆,就这么相信她不会泄露秘密?

  *

  和碧云城绝大多数建筑一样,张府整座宅子都是沿山势修建而成,几重院子渐次升高,最高处修了两座塔楼,设有瞭望台,日夜有人守在上面,巡视整座宅院。

  他们被软禁在前院的西跨院,正好在一个山凹处。院中只种了些低矮的花草,没有树木,有人进出,从高处看完全一览无余,更勿论院外还守着七八个家丁。

  抒悠望向天河:“我先送你出去,你认得路吧?”她进来时是昏迷状态,并不识路。

  天河不答,指指院外:“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些人?”

  对付外面那些人容易,但不被塔楼上的人发现动静就没那么简单了。

  抒悠压根儿就没打算和人正面冲突,闻言诧异地看他:“我为什么要处理这些人?我就不信,凭你的本事,溜出去还会被这些人发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