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书库 >

安全穿书指南

 2019-12-22 23:14   
江北:“我就撩撩不开车~”
老孔雀:“呵呵,那我还保言正蹭蹭不辶——”
身为一名反套路作者,江北穿进基友的书后成功避开了把主角养歪、被反派爱上、和炮灰逆袭等诸多flag,一直顺顺利利当个安静如鸡的路人,然而直到某天因一时嘴贱撩了只老孔雀后……他才知道,原来在剧情外围也能过得很酸爽!


①艳丽老孔雀攻×划水摸鱼受
②本文又名《安全吃瓜指南》&《吃瓜的职业素养》
③1V1√甜√酸爽√
④升级过程:炼气→筑基→金丹→元婴→化神→洞虚→大乘→渡劫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仙侠修真 励志人生 穿书
  或许是习惯成自然,往日鸡崽在时没觉得有什么特别,可现在不见了鸡崽的踪影后,江北一时间就感觉心里似乎有些空空荡荡,莫名的不习惯起来。

  不过想起不久前因为自己顿悟中被鸡崽打扰,然后双方起了争执在房间里打了一场,虽然当时鸡崽表现出退让,但事后气未消,现在闹起离家出走也说不定。

  这么一想后,江北就放松下来了。鸡崽虽说还小,不过实力也不简单,加上偶尔也会自行离开逍遥峰跑出去或许是觅食什么的,所以江北也就变得没多在意起来。

  出来逛完一圈后,感觉头脑清晰不少后,江北便回去洞府,开始寻思着能不能寻找别的东西顶替掉那段奇遇让主角进入筑基。

  鉴于江北向来是个很宅的人,这次回洞府后查阅起文献资料,看有无适合主角用的灵植或丹药,一下子就花了两天时间。

  在圈定下几种灵植和丹药的名称作为备选方案后,江北觉得这样子也应该差不了,在房间里伸了个懒腰,觉得可以暂时放下出去透透气了。

  只不过这回出到去,江北发现院子乃至外头依旧不见鸡崽的影子,如果不是这么凑巧刚好他每次出来鸡崽都不在的话,那鸡崽是不是已经失踪不见有两天了?

  江北突然有种不安的感觉。

  即使以往鸡崽外出觅食,可也没试过一整天不回来的,就算这次是因为和他吵架了,但也不该离开太久吧……

  不对,或许只是现在又凑巧出去觅食而已。

  于是江北怀揣着几分侥幸的心态,在外面等待起鸡崽的归来。然而,随着时间渐渐过去,天色越来越暗,江北的心情也越来越沉。

  鸡崽的身影依旧没有出现,江北终于开始慌张起来了。


  第18章

  虽然江北先前气恼鸡崽不管不顾的打断他那难得有点头绪的顿悟,但怎么说都是养了三年的宠物,多少都养出了感情,现在突然不见江北还是感到心头落空,继而担忧起来。

  在江北看来,尽管鸡崽平时在自己眼前很是嚣张,当然,实力也是有的,但也改变不了它还是只幼崽的事实。

  就如同大多数家长的心态一样,江北不清楚鸡崽先前有没有在外头独自生存过,不过在他得到的记忆之中,旸天门内似乎都不曾见过鸡崽这种模样的妖兽,如果不是因为之前躲藏得太好,恐怕就是在他穿越前不久才出生的。

  如果是这样那鸡崽大概才不过三四岁,对于寿命经常动则成百上千的妖兽而言,三四岁大的幼崽就和初生儿差不多,再考虑到鸡崽平时除了啄人外似乎就没有掌握其他攻击手段和法术。一般妖兽都是自带传承,到了一定年龄就会自行掌握新的技能。鸡崽能力这么单一,所以江北更加有理由相信鸡崽是在他穿越来那会儿才出生的妖兽,搞不好正是因为他的穿越来到刚好收养了鸡崽,它才能生存到现在。

  这样一来,江北便更着急了。

  自家崽崽在家里横倒没所谓,但外面可不同家里啊!鸡崽都没经历过什么危险挫折,在外面肯定是要吃亏的。

  再者不是谁都像他这么好心,鸡崽长得这么像肉鸡,万一被门派里的人拿去加菜怎么办?!

  江北想了想,整个人都不好了。

  虽然旸天门内不少人知道他养了只像肉鸡一样的妖宠,但难保还有些人是不知道的。

  江北当即事不宜迟,用神识将附近的公共区域都搜寻了一遍,可惜到头来都不见有鸡崽的踪影。

  见此江北愈发心神不宁起来,但现在时间已经是深夜,即便他是长老,为了只小小妖宠而让门派上下劳师动众地去寻找的话也实在是说不过去。

  所以江北只能是自行先找着,等早上再去发任务悬赏让其他人帮忙找鸟。

  江北在门派里把能找的地方都去了一遍,可是鸡崽就和凭空消失似的,连根毛都没找见。好不容易等到天亮,江北立马前往事务处,让事务处的管事替他发了寻找鸡崽的悬赏任务。

  不得不说身为特权人士就是好,事务处管事因江北是长老,又见他表现得如此急切而且还给出远超过那只妖宠价值的赏金,当即便将这则悬赏放在了任务榜的前列。

  没多久,差不多门派上下都知道江长老不见了只妖宠,而再当一众弟子看清楚要找的那只妖宠的模样后,一时间众人都……emmmmmm,这个看起来好像就是山下的凡人们常吃的肉鸡啊!

  当然,江北有元婴修士的光环在头上,尽管底下一种弟子和杂役都隐隐约约有种对江北过往的形象感到略微崩坏,但出于元婴修士的光环和长老身份带来的滤镜,许多人倒是觉得:看来赤煱真人也不是真像传闻中那样冷面冷心,对一只品阶不高的鸟妖都这么上心,看来是外冷内热啊!

  或许是江北的这一举动与他过往形象对比给人造成了“反差萌”的感觉,一时间倒是令江北在旸天门内人气大增。

  江北的悬赏难得门派上下皆知,季望殊作为他的亲传弟子,自然不可能会不知道师父当下的烦恼。

  而李烟胧向来好事,这事又是和他当前供职的山头有关,所以更不可能错过。

  只不过他看到悬赏上的图像时,却不像其他人那样嘀咕让长老这么重视的竟然是只肉鸡。身为上界之人,又是一方魔头,李烟胧过去自是闯荡过不少地方,见识自是比中小世界里拘于一方的人要大得多。

  原本开始看到江北豢养的这只鸟妖时,李烟胧是没太当一回事,只当是江北爱好奇特才养只肉鸡当宠物。

  不过现在看见这只鸡不见了后,江北竟然大费周章的去寻找,出于惯有的阴谋论思维模式,李烟胧总觉得那只鸡肯定有哪里特别的,所以才值得江北定要找回。

  于是当他仔细观察起鸡崽的图像后,神色逐渐变得凝重继而激动起来。

  怪不得江北对这只鸟妖这么重视!这只哪是普通肉鸡,根本就是只孔雀雏啊!

  孔雀雏鸟时期外表与换毛后的雏鸡本身就长得略为相似,又加上鸡崽这几年经常让江北加餐,吃胖了两圈,才导致它看起来更加像只鸡。

  只不过相比起真正的鸡,孔雀雏鸟身上的花纹要更加浅淡些,纹路也有点不同,而且头部也不见有肉冠要长出的样子。

  李烟胧意识到这是只孔雀雏鸟后,立马来精神了!

  需知孔雀作为上古时期神兽凤凰的后裔,在妖族中实力可谓是数一数二。而且孔雀族受到凤凰气运的福泽有天道庇荫,自拥一方属于它们的小世界,孔雀一族都生活在里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