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书库 >

我叫吕岳

 2019-12-19 07:51   
燧古之初,何人传道?
  亘古洪荒,无垠岁月,偌大的洪荒为何偏偏只出了六位圣人?
  巫妖大战,祖巫与妖皇尽皆陨落,难道无一人存活?
  道魔之争,胜利者难道真的就是道祖鸿钧?
  龙汉大劫,三族霸主难道真的完全陨灭?
  而在这之前的岁月中,又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难道在此之前,真的无人触及那至高的境界?
  都说一千个人的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那么一千个洪荒书迷中,自然有一千个洪荒世界。我们便在瘟癀大帝吕岳的视角下,领略这浩大雄奇的亘古洪荒。
  那样的姿态也只有吕岳有资格见到,就算是她,也只是在无意中见过一二次罢了。

  也许这样的云霄才是真正的她吧,茕玉如此想着。

  三人一路径直走向了瘟爌宫,而瘟爌宫外早已得到了信息的吕忠已经带着自己的师弟吕信在这里等待着自家的师尊到来了。

  至于吕智与吕毅,此刻还在九龙岛上教导着小精卫,等到了蟠桃盛会召开的时候才会回返天庭,因为吕岳的原因,所以这一次小精卫也能一同前来,算是让这个小丫头有了一次散心的机会。

  让她高兴了好一段时间,只是不知道精卫的高兴是因为见到师傅还是出九龙岛了。

  至于其余诸神也因为各自的渠道知道吕岳回返天庭的事情,不过因为吕岳刚刚回来,所以没有前去拜访,不过都有着这个心思。

  只是在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罢了,至少现在不是一个很好的时机,毕竟蟠桃盛会在即,他们却齐齐去瘟癀大帝的府上送礼,这对于玉帝来说,可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打脸。

  不过同为截教门人的诸神却没有这般忌讳,因为云霄的召集,所以他们早就来到了瘟爌宫的等待着吕岳,虽然心中有些惴惴不安,不过对于能够在此见到昔日的同门,他们还是十分高兴的。

  “恭迎师尊回返天宫,一路上路途劳顿,徒儿已经在瘟爌宫中为师尊布置下了接风洗尘的宴席,还请师尊入内。”吕忠看见了吕岳,快步走上前,朝着吕岳鞠躬行礼道。

  吕岳看了看自己的大弟子两眼,点了点头,开口道:“既然如此,那便走吧。”

  “弟子遵命。”吕忠与吕信同时起身,跟在吕岳的身后,走入了瘟爌宫之内。


  第一百一十五章:瘟癀宴会

  吕岳走入了瘟爌宫中,一路走到了吕忠说过布置宴席的地方,看着昔日的截教同门,心中颇为感慨。

  诸神看着吕岳的到来,都有些坐立不安,齐齐起身朝着吕岳行礼。

  不过吕岳右手一抬就止住了他们的动作,开口说道:“大家都是昔日同门,吕岳当不得诸位如此大礼,先入席在慢慢细说吧。”

  吕岳此言一出却是解了他们不少的尴尬,云霄站在吕岳的身后,眼中异彩连连,心中说道:“这才是我认识的吕岳师兄,他终究是没变,还能如此照顾当初的截教情谊。”

  所有尽皆落了座,吕岳自然是坐在主位上,而在他的身侧却不是自己的弟子,而是云霄,让吕岳有些疑惑。

  吕忠看出了吕岳的疑惑,开口解释到:“启禀师尊,这场宴会本就是云霄师叔主持的,所以坐于次座,因为诸位师叔都是因为师傅的面子而来,故而您坐在主座。”

  吕岳闻言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吕忠自然明白了吕岳的意思,朝着下人比了比一个手势,无数的山珍佳肴,琼浆玉液被抬了上来,众人看得是眼花缭乱。

  如今吕忠所准备的宴席都是按照当初九龙岛上的最高规格来准备的,虽说吕岳已经不在贪恋这些口腹之欲,但终究会有宴客的时候,所以他都早有准备。

  不过这一次的宴席要准备的材料繁多,天宫之内一时半会也凑不齐,还是吕忠让人去九龙岛取了诸多的收藏才凑齐了这一桌宴席,所以才会有诸神的眼花缭乱。

  要知道这些人都是当年的截教弟子,都不是没有眼界之人,对于下人们所抬上来的东西自然极为熟悉。

  其中就有着在北极极寒之地才有的璃龙肉,因为北极之地凶险万分,大罗神仙进去了都不一定能出的来,故而此肉珍贵异常。

  当然了它的功效更是让无数的修道人垂涎。

  不说修炼了冰系道法,或者说专研冰系大道的修士,就是寻常修士吃了也能感到神识敏锐,心魔尽退。

  不过因为其所生存的环境极为恶劣,加上行踪难寻,所以一直都只存在于洪荒流传的传记之中,没想到今日他们竟然能够看到了真品,而且还有机会品尝到。

  除了璃龙肉之外,还有其他的诸多珍品,例如那一只被烘烤得金黄的烤全羊,那可不是寻常的山羊,而是拥有着金仙实力的穿云羊,生活与九重天境中的最后一重天境,那里凶险异常,但穿云羊却能够自如的在其中穿行,所以导致了其的珍贵程度。

  不过据说若是有大机缘的人,在品尝到穿云羊的肉后,有机会领悟到穿云羊的神通,能够自如的在九重天境中穿行,今日他们可算是有一个实验传说的机会了。

  除此之外还有其他的山海龟,涟漪果等诸多的珍品,每一样拿出来都足以让他们舍命去追求,如今就这样全部摆在他们的面前,供他们随意享用,说不疯狂那是不可能的。

  不过越是如此,他们心底的失落越是加重了一分。

  若是他们还有着自己肉身的时候,对于这样的宴会自然是欣喜异常,因为这不单单是宴会,这些都是一些大补的仙丹灵药。

  只是现在的他们面对这些东西说到底也不过是满足一下自己的口腹之欲罢了,元神拘于封神榜中的他们便注定了此生没有了再进一步的可能。

  除非他们中有人能够突破封神榜的束缚,那么他们还有那么一丝机会,重获新生,但这封神榜是什么?

  乃是天地初开之时三书中的天书,鸿钧道祖之物,若是真的有那么容易突破,他们又怎么会如此颓废。

  吕岳看着在座人的表情,也明白了他们的心中所想,故而轻咳了一声,将他们从失落中拉回了现实。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