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书库 >

花瓶导演重生记

 2019-12-19 06:13   
重生前,秦晓筠轻信了极品亲戚,死在了追求自由和梦想的路上。
重生后,秦晓筠只想回归老公和儿子的怀抱,事业家庭两手抓。

演戏演不好?拍戏怕辛苦?
秦晓筠:通通给老娘滚蛋!
投资商想潜她
小鲜肉想傍她
秦晓筠:投资商有我老公有钱?小鲜肉有我家小胖可爱?通通滚粗!!!

苏锦泽是暖男,是温柔儒雅的代名词!是那不一样的烟火!
却一次次为了秦晓筠“犯了戒”
于是,围观群众纷纷抗议哭着求:秦导,您能放我们苏大一条生路么?

秦晓筠:呵呵,你问他能不能放了我。
苏锦泽笑得和蔼可亲:不放!
苏小胖:呵呵,偷偷告诉你们,是我妈妈粘着我爸爸的!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重生 传奇
  秦晓筠不懂苏锦泽的担心,只是敏锐地感受到了男人不寻常的情绪,想了想她忍不住再次开口——

  “苏锦泽,你不觉得今晚这事,你有点小题大做了么?我和申晨根本没有任何可能,如果这个你都要怀疑,那对我也太不信任了吧?”

  她不喜欢男人一言不发,什么都憋在心里的性格。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就只好乱猜,再一想到他现在的状态,唯一可以解释得通的就是苏锦泽不相信她……她老公对她没有任何信任可言,这很让人沮丧和伤心。

  苏锦泽只是无言的叹了声气,他现在不想和秦晓筠吵架,也不想和她掰扯清楚这件事情和信任不信任没有半点关系,而是苏锦泽到底对于她来说是什么人,亦或她到底有没有哪怕一丁点在意他……

  心里有些莫名的烦乱,他还是尽量温和地开口:“晓筠,我不想和你吵……这件事我觉得没那么简单,你和申晨现在是工作关系,怎么就那么巧吃顿饭都被拍到?最近你自己多注意些。”

  秦晓筠在听到男人那句“我不想和你吵”的时候就动了肝火,什么意思?是说她想和他吵不成?为什么有什么话不能直说,一定要她猜来猜去的?

  她深深叹了口气:“苏锦泽,你不想和我吵,我也懒得和你说了。就是吃顿饭被拍到了,怎么就有那么多弯弯绕绕值得你动这么多心思?做人简单点不好么?”

  苏锦泽其实很想说,这不是做人简单不简单的问题,这是缺心眼的问题好么?你秦晓筠的事情我哪一件不关心,哪一件会马虎?怎么就成了心机重?

  越想越气的苏少爷,终于忍不住动了火气,径自说了句:“简直不可理喻。”直接挂断了电话。

  这边秦晓筠也是气到不行,还被男人抢先挂了电话更是郁闷,把手机扔在床上生气了闷气,过了会又不受控制地抓过手机,想看看男人有没有发来短信……

  没翻到任何信息的秦小姐很气恼,趴在床上辗转反侧了整整一夜……

  ……

  第二天早上,她一副萎靡不振地模样出现在了自己的工作室,助理王梦然第一个冲过来——

  “老大,您这是失眠了?”

  秦晓筠无力地回:“不,我这是失恋了,哦,可能还会失婚。”

  王梦然:“……秦姐,您这真不会是喜欢上那个申晨了吧?”别怪她八卦啊,实在是秦晓筠这模样再结合昨晚的各路消息汇总,很容易让人误会的啊,可是说实话,她觉得那个申晨配不上她家老大的呀。

  秦晓筠现在听到这个名字就头疼:“这和他有什么关系啊?别跟我提他,我谢谢您呐。”

  王梦然一脸无辜,眨了眨眼,不怕死地说道:“那您没事失恋什么啊?还是在申晨发微博澄清后?”

  秦晓筠愣了愣,才不确定地说道:“你说什么?他发微博澄清什么啊?”她昨晚所有的心思都用在了和自己男人生闷气上,完全没注意微博的动向……

  “原来你还不知道啊?那这一大早丧着脸做什么?他昨晚深夜发了条微博,就是说和你只是工作关系,虽然很崇拜你,但是现在并不是外界传的那种关系。”王梦然如实说道。

  秦晓筠微微眯起了双眼,揉了揉自己不太灵光的大脑:“你去给我冲杯咖啡,我好好想想。”

  王梦然得令,直接去给主子冲咖啡了,这边秦晓筠坐在办公室,飞快打开微博查看了申晨的那条所谓澄清的微博,之后双眼微闭,仔仔细细回想起了整个事件……

  等王梦然送来咖啡,她喝了几口后,才不太确定地问道:“你觉不觉得……”

  没等她的话说完,王梦然就抢答了:“我觉得。”她多猴精的一个人啊,看她家老大的一个眼神,就知道女王在想什么。

  秦晓筠深深叹了口气,也没和助理把话说破,挥挥手:“我知道了,你去忙吧。”
《五味》的角色已经差不多都敲定了,她的工作室现在正是最忙的时候,准备工作做好了就要马上开机,每个人几乎手里都积压了很多工作。秦晓筠喝完咖啡,也打算先把眼前的工作处理完再说。

  可没等王梦然出去半小时,就又急匆匆地跑进了秦晓筠的办公室——

  “老大,申晨来了!”

  秦晓筠手中的笔停了一下,抬头看向助理:“他来干嘛?”

  “说是给你道歉。”助理一脸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表情,兴冲冲回复。

  秦晓筠冷哼了一声:“戏还挺多,让他进来吧。”

  申晨走进来的时候,秦晓筠手里的工作并没有做完,她只是和申晨打了个手势,然后继续忙起手里的一堆计划书。大概过了十分钟,她才放下笔,看向申晨,开口询问:“找我有什么事?”

  申晨今天穿了件白色的T恤加牛仔裤,没有任何装饰,却让人轻而易举地想起自己的初恋,亦或是某个人畜无害的邻家哥哥。

  他听到秦晓筠的话,赶忙抬头,脸上一脸无辜和真诚:“秦老师,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在一起吃饭会被人拍到,觉得这样的新闻对你实在不好,所以想过来给你道歉。”

  秦晓筠闻言在申晨的脸上扫了一圈儿,然后玩味地笑了笑,半晌之后才开口道:“申晨,我要包你的话,你会答应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