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书库 >

好好的冷门门派说变就变

 2019-12-18 06:22   
燕容闭关三年,出关时发现一切都变了。
曾经冷冷清清的穷逼云尾峰竟人来人往,还有钱建了楼阁修缮了住处。
那群围着他不靠谱师父喊师尊的陌生面孔是哪里来的?
那群追着他师兄弟尖叫的小尾巴能闭嘴么?
那个一上来就挑衅的曂毛小子咱俩见过?
好好的小透明们说变就变,说好做彼此的天使呢!
燕容(冷漠脸):我再闭个关冷静冷静。

阅读需知
1.淡漠厌世攻x圆滑入世攻。互攻。
2.欢迎建议。努力发糖。互攻互宠。其实想写甜文但不知道为什么并没有甜起来qwq。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平步青云 仙侠修真
  “这个时候,有个人来了。”

  “我被兄长欺负的时候,第一次有人帮我。”

  “我想留住他,可我太不懂与人亲近了,连道谢的话也说不出口。我长那么大,学到的只有修炼和恨。”

  “他在花家做杂工,我便一直偷偷观察着这个人,终于发现他的弱点,于是利用这个弱点要挟他留在我身边。”

  “他果然同意了。之后的日子里,他保护,给我讲花家以外的世界。我想有这个人在,永远留在这个地方也并无不可。”

  “我以为他会如承诺的那样,永远在我身边。”

  “可后来,这个人却逃走了。”

  花争弦的目光死死盯着原醇玉,结束了故事。

  作者有话要说:  我错了……这是加更的份,字数比较少,都是蠢作者昨天晚上睡过去了TUT

  今天的更新依然是三千字,晚点再发


  第19章

  半晌无言。

  “下一个是谁了?”有人嚷嚷。

  燕容默默低头,装作不存在,花争弦一拱手把燕容供出来:“燕师兄,请。”

  燕容:“呃……”

  谁知道是说这样的故事,早知道就不坐过来了。原醇玉也没告诉他降妖还有这么个仪式,人人都不约而同揭开伤疤诉说遭遇,平日看的话本此时一个完整的也想不起来,能想到的悲惨遭遇都被前面的人说光,连随口扯一蒙混过关也不行。

  燕容没有故事,支吾半晌,勉强想到一个。虽不能说得热泪盈眶,好歹是个遭遇,又有一圈人盯着,便硬着头皮说:

  “我这事也发生在幼时。那是日头偏西的时候,我被兄长拉出门去街市上游玩,不慎在街市上与兄长走失,又不知回去的路。街市上街灯明灭,人人不知什么原因皆戴副面具遮在脸上,脚步匆匆如同潮水。那时还是个孩童,或许是因为街灯,或许是因为夜色,光影变幻下只觉得行人异常高大,交错时隐约有青面獠牙的暗影。我吓成一团,根本不敢上前问路,又不敢待在原地,就一个人无头苍蝇似的乱转,不知不觉远离了人群。”

  燕容说到这又没了声。

  便有人催促:“然后呢?”

  “然后?没有了。”燕容道,“下一个。”

  下一个不依,追着燕容问:“这就没有了?不是才刚刚开始?远离人群之后呢”

  众人都等着燕容说那远离人群之后的事,燕容无可奈何,绞尽脑汁回忆,还真叫他想了起来。

  “远离人群之后么,就走到了一个不知道什么地方,不见了灯光,靠着一点月光辨认东西,伸出手来不见五指,只知道周围草木很盛,扎得身上痒,嗅到青叶的气味。然后听到一个声音细细的不知在哪里响,问我是谁,从哪里来的。我看不见对方的人影,却反而一点儿也不觉得怕,反问那声音是谁,从哪来,声音却不说话了,只听见微弱的振翅声在一个方向响,我便追着那声音去,追着追着前方又出现灯光,我看到人影攒动,便不敢上前了,蹲在那地方歇息,那振翅声一直在不远不近地响着,仿佛在陪着我似的。我原地坐了没一会儿,前方的人影忽然向我扑过来,我一时害怕要跑,那人叫道‘找着孩子了!’”

  “原来是兄长找不着我回去告诉父亲,父亲便请了许多人一道来寻我。我跟着父亲回去的时候那振翅声已经停了,我不经意间看到一旁的树干上停了一只知了,后来才知道遇到了知了精。”

  燕容说到这自我感觉不错,一时间对这个故事充满信心。

  可忽然就群情激奋起来,方才还安安静静听故事的众人纷纷一副义愤填膺状对着他。

  “这算什么!这算什么!”

  “就这事还好拿出来讲,是不是压根没故事!啊?”

  “这人被保护得太好了!”

  “是啊!根本就没什么好讲的嘛!”

  场面因此闹腾起来,一直笼罩在洞口的压抑的气氛竟瞬间烟消云散。

  燕容捂了渗出汗的手心,问原醇玉要帕子,原醇玉却依然捂着脸坐的如同塑像——燕容差些以为原醇玉真坐成了塑像。扳起原醇玉的脸,原醇玉半阖着眼睛,眼中无光:“让我一个人待一会儿。”

  “那好,你有什么事知会我一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