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书库 >

喂养大律师(出版书)

 2019-12-10 05:21   
她没想过会被喝醉酒的他求婚,连戒指都套上她的无名指了,
  更没想过她居然会把他给“捡尸”回家,
  但她发誓,她绝对没有染指他的意图,
  不过是无意间知道他伤心的过往,才会好心收留他一晚,
  她本想她只是个甜点助手,而他是帅气有名的大律师,
  两人不会再有交集,怎知从此她家彷佛成了他的另一个家,
  他会不请自来,要么蹭饭吃,要么让她带他去吃好料的,
  要么就是一句累了便赖在她家沙发上不走了,
  或是在她做蛋糕时,和对面邻居的小孩玩面粉大战,
  还有那些被他称之为安慰的吻,总让她不知所措……和心动,
  是,她承认她是喜欢上他了,也感觉得出他也喜欢她,
  可是他们都知道,只要他一天没放下对前女友的自责,
  就不可能给她任何感情回应……
  两年前慧如姊和三个孩子搬来这里时,就是请欧大哥任职的搬家公司,因而认识了欧大哥,进而交往。

  慧如姊才三十三岁,至于欧大哥,他也很早婚,妻子过世多年,唯一的女儿已经二十六岁了,半年前结婚,目前欧大哥跟女儿、女婿一起住。

  欧大哥对慧如姊很好,只要晚上没有工作,他一定会去发廊接她下班,他对王翔一他们三个孩子也很好,也常带着孩子们一起出去玩。

  他们怎么会分手呢?

  “上个星期,我前夫的朋友到发廊来找我,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找到我的,他说我前夫下个月就出狱了,要我跟阿华分手,带着孩子们回到他身边,不然我前夫不会饶过阿华。”张慧如的双手不由自主的颤抖。“我真的很害怕他出狱后会去伤害阿华,他是个好人,对我跟孩子们都很好,我不能害了他,所以我只能跟他分手……”说到这儿,她忍不住又落下泪来。

  李唯欣轻轻拍着张慧如的背,安抚着她。

  “其实我和阿华考虑过要带着孩子搬回彰化我娘家,因为我爸年纪大了,一个人种芭乐很辛苦,我妈身体也不好,我不能一直把娘家的事都丢给我妹妹,阿华也说他很愿意帮我爸爸,可是我没想到我前夫会提早假释出狱。”张慧如尽管心痛,但也不得不跟男友提出分手。

  “你真的要带翔一他们回到你前夫身边吗?”

  “那是不可能的!你知道吗,来找我的那个人,以前就是跟我前夫一起吸毒、贩毒的人,而且一听到我前夫威胁说要伤害阿华,我就知道,我前夫依然没有改变,凡事只想着要用暴力解决。”

  “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做?”李唯欣问道。

  “还能怎么办,只好再搬家,继续躲着我前夫了,我现在甚至连彰化娘家也不敢回去了,就怕我前夫去找我爸妈的麻烦。”张慧如想到以后可能都得这样胆颤心惊的过日子,更难过了。“这一切都是我自找的,当年我被恋爱冲昏头了,不管我爸妈的劝,硬是要跟我前夫结婚,现在才会尝到苦果。”

  李唯欣也忍不住红了眼眶。“慧如姊,如果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一定要告诉我。”

  “唯欣,谢谢你,不过我跟我前夫的事,谁也帮不了,况且你不是还没有你哥哥的下落吗?”她知道李唯欣也有不少烦恼。“你也很辛苦,要替哥哥还债,大学也无法复学,你说,老天爷对我们是不是太不公平了?”

  “慧如姊,你别这么想,我觉得老天爷对我们还不错,你看,你有三个很可爱又贴心的儿子,而我虽然没有复学,但我学会很多东西,会做菜、会做甜点,与其拿到大学文凭,我觉得保住我爸留下来的房子比较重要,以后想读书,机会很多,不是也有很多人是退休后才去念大学的吗?”李唯欣对现在的生活没有任何埋怨,甚至非常珍惜。

  父亲过世后,哥哥为了让她过好一点的日子,才会用父亲的保险金跟朋友合伙开餐厅,哥哥还找了一些亲戚入股,谁知道朋友是骗他的,竟然卷款落跑,哥哥没有办法,只好躲起来,后来是因为亲戚找上门讨钱,她才知道发生这种事,亲戚逼她把房子拿去银行贷款,把钱还给他们,她也只能这么做了,不然哥哥恐怕就不敢回家了。

  虽然她现在每个月得固定还银行的贷款,但金额不是很大,她还有一些存款,不过现在哥哥又躲起来,不知道又发生什么事了。

  张慧如看着李唯欣,她的外表看起来很温柔,但个性乐观坚强,一个年轻女生都能如此勇敢,她也要为了三个孩子振作起来。“唯欣,你说的对,我不该这么悲观,为了翔一他们,我这个妈咪不能太软弱了,要坚强的面对。”这也是任律师跟她说过的话。“对了,唯欣,上次翔一说他跟弟弟们还有任律师一起做蛋糕,是真的吗?你和任律师是好朋友吗?”上次看到李唯欣把喝醉的任律师带回家时,她就想问了。

  “他是派朗琪餐厅的客人,我跟他只是朋友而已。”李唯欣有些尴尬的回道,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他们的关系。

  张慧如没有再追问,接着她想起一件事。“任律师跟他的女友结婚了吗?!我以前在律师事务所见过任律师的女友两次,她身材很好,长得很漂亮。”

  “任大哥的女朋友三年前过世了。”

  “他女朋友过世了?”张慧如难掩惊愕。

  “我也是听餐厅里的一个大姊说的,三年前的三月三号,任大哥本来要向他的女友求婚,没想到他的女友在前往餐厅的路上发生车祸,不幸去世了。”

  张慧如想到三年前某个晚上看到的那一幕,那一天似乎就是三月三日。

  那天晚上大概六、七点,她趁着外出吃晚餐的空档,顺便去附近的服饰店买了一件衣服,并请店员帮忙寄到彰化,因为三月五日就是她父亲的生日,之后要回当时工作的美发店时,她看见任律师的漂亮女友跟一个男人发生争执,听到男人说的话,她很惊讶,觉得那个男人跟她前夫一样差劲,只会欺负女人!

  李唯欣看张慧如的表情沉了下来,担心她又想起什么不愉快的事,便问道:“慧如姊,你怎么了?”

  张慧如不知道要不要把当年看到的事说出来,但想想任律师的女友都已经过世了,说不说,好像无关紧要了,最后她决定还是不说了,改提起别的事,“唯欣,我还没有谢谢你上次替小宏做生日蛋糕,他们三兄弟爱死你做的蛋糕了,蛋糕真的非常好吃。”

  小儿子生日那天,她特地排了休假,那晚她和阿华还有三个孩子一起庆祝,三个孩子三两下就把蛋糕吃完了。

  “没什么,大家喜欢就好。”李唯欣笑了笑。

  “你以前工作的那家蛋糕店老板娘,上次到我们发廊烫头发还问起你呢,她说你已经可以独当一面,自己开店不成问题,我也觉得你做的蛋糕跟点心都很好吃,你有想过自己开店吗?”跟李唯欣当邻居真好,很有口福。

  “我是有想过,不过要学的东西还很多,而且开店要有足够的资金,以后再说吧。”

  父亲过世后,她在蛋糕店工作了三年,半年前老板娘因为不堪店面租金高涨,短时间又找不到适合的店面搬迁,决定把蛋糕店收起来,而她以前吃过派朗琪餐厅黄主厨做的甜点,觉得很棒,就去应征当甜点助手,她也希望累积足够的实力后能够开一间自己的店,这是她的梦想,不过,不强求。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张慧如便表示要回家了,免得孩子突然起床找不到她会害怕。

  李唯欣也再一次强调有什么需要一定要告诉她,这才送张慧如离开。


  第3章(2)

  更新时间:2016-12-04 15:00:03 字数:6269

  晚上七点,谢仲翰带着事务所所有职员来到“春日屋”。

  春日屋是一个月前新开幕的高级日本料理餐厅,是他大哥和友人合伙经营的,他也投资了一点,算是小小股东之一,也是店里的法律顾问,他事先订好了位置,今天是特地带员工来捧场。

  本来大伙开开心心的要来享用美食,却没想到在门口遇到衰神,让谢仲翰不禁感叹,以后出门前得先翻翻黄历才行,今天肯定是“不宜外出,大凶”。

  任廷威和朋友来春日屋用餐,到了门口,一见到任廷宇,他冷嗤了声,走上前,嘲讽道:“看来春日屋那张禁止猫狗进入的告示牌上,应该要多加一项,野种也不能进入店里。”

  任廷宇表情僵硬,黑眸微魅,犀利的狠瞪着任廷威。

  谢仲翰见状,马上让事务所的一名律师先带其他人进去。

  孙明毓一看到任廷威,心惊了下,连忙闪到一旁,就怕任廷威跟她打招呼,她低着头,跟大家一起进入店里。

  任廷威的身高和任廷宇差不多,面对他的瞪视,他冷笑道:“春日屋强调是全台湾最高级的日本料理餐厅,但连野种也来这里吃东西,我看水准应该很低,恐怕要不了多久就会关门了。”

  谢仲翰再也听不下去了。“任廷威,请你用词小心一点,就凭你刚刚说的话,就已经涉及公然侮辱了。”

  “喔,我都忘了,野种是个律师,请问,公然侮辱罪罚多少钱,几千元还是几万元?我让我的律师带上一亿元,够罚吧!”任廷威吊儿郎当的回道。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