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书库 >

综影视我心依旧

 2019-12-10 01:07   
节选
  漫漫星空,无边无际,黑暗中点缀的星星像是绝望中的路灯一样,让梦辞有了唯一的希望,她不知道在这个无望的地方待了多久,她已经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了,感觉是一年或者是一万年。
  
  慢慢的那些闪烁着光芒的灿烂的星星汇聚而来,像是庆典又像是仪式,投入梦辞的身体中,连着梦辞霎时间消失在这天地间。   清微也只是想给自己一个借口去参加秀芹的婚礼罢了,以姐姐的名义。

  秀芹看着清微,有些欢喜,有些惊讶,虽然平日里教导员待她很好,可也是听过清微给家里打过电话,知道清微不仅自己是个上尉,她的父亲也是一名中将,没想到居然会认她一个乡下人当妹妹!

  不是不相信清微的人品,而是就算是镇里的人也是有些瞧不起乡下出身,更何况是城里人。

  清微看秀芹的模样,轻笑一声“怎么样,我做你姐姐”

  秀芹红了红脸,喊着“姐姐”,清微笑了开,高兴的应了一声“哎”

  认了姐妹的二人欢欢喜喜,也比往常更是亲密了起来,楚云飞一进门就见她们说着什么李云龙,有些吃醋,不动声色的问“你们说什么呢”

  秀芹瞬间闭了嘴,有些拘谨的说到“楚团长”楚云飞点点头坐到另一边的椅子上,看着清微挑眉,示意她给自己一个回答。

  清微看秀芹像是老虎见着猫一般,只说“我们啊,在谈这小丫头的事儿呢”楚云飞像是明白了,点头

  接着清微又说“云飞,我认了秀芹做妹妹”楚云飞听说也不惊讶,看清微这几天开心的样子就知道她很喜欢这妇救会长,楚云飞转头看秀芹“那你也该叫我姐夫了”

  秀芹了然,叫了声姐夫,话没说多久就到了吃饭的时候,楚云飞一边帮清微打开盒子一边听清微说话“过几天你就派人把秀芹送回去吧,她在这儿待了这么久,想来妇救会也是有事忙的”

  听到清微说把自己送回去秀芹还没有多大反应,又听清微说“记得我认了秀芹做妹妹的事不要外传了”,听到清微的话秀芹不解,心里觉得可能是姐姐觉得乡下人丢脸吧

  清微看秀芹的样子就知道她在想什么,解释到“云飞你也知道,现在中央我也不想多评价什么,来日我们国共终有一战的,这小妮子以后若是嫁给了八路军,不能有我这么一个国民党军官姐姐”

  楚云飞点头,也知道这里面的事不是他能挽回的,腐败也不是他能改变的,除了颓然还是颓然。

  秀芹听懂了清微的话,除了欣喜还是欣喜。

  没过几日,秀芹就要回赵家峪了,清微从枕头下掏出一把枪,递给秀芹“我知道你有一把,是李团长送给你的,这把是姐姐送给你的,保护好自己”

  秀芹抹了抹眼泪,还不待她哭出来就又红了脸,“嫁给李云龙之前让他给我打个电话,好歹我也是你姐姐,婚礼还是要出席的”清微带着善意的调侃和祝福的说到。

  待秀芹走了,楚云飞盯着清微看,看的清微都慌了神,还以为自己是哪里漏出了破绽,有些忐忑的和他对望着,楚云飞笑了起来,倾身压着清微,狂乱的吻着她,带着温柔的吻,让清微呼吸都紊乱了起来。

  楚云飞半倾着身子,避免压到清微受伤的手,吻到情深处,楚云飞错开,凝望着怀里的女人,清微轻喘着气,瞪他一眼。

  却不想这一眼就像是导火线一样,很快的房里的两人又是交缠到了一起,就算再缠绵,楚云飞还是抑制着不肯动了清微,大冬天的洗了个冷水澡,得来了清微的一句“自作孽不可活”

  又是几日,秀芹来了电话,就像原剧发生的一样,李云龙还是要和秀芹结婚了,清微说到“我会去的”,然后才挂了电话

  楚云飞从身后抱住她,叹了口气“对不起”,清微了然,其实心里并不在意,也许21岁对于这个时代而言,不结婚已经是很荒唐了,可对她来说只要不遇见对的人也可以一直单身,并且她当初参军就已经做好了不结婚的准备,而且她也已经遇到了心爱的人,他们只差一个时间了而已。

  清微转身回抱楚云飞,拍拍他的背“我不在意的,你以后待我好点儿就行了”

  楚云飞这就不敢苟同了,反驳到“我待你哪里不好了”清微有些脸红,硬声到“你整天只知道欺负我”

  楚云飞无话可说“如果这是欺负的话,那么上尉,我要告诉你,以后每天我都会欺负你”

  清微在那日的一大早就快马加鞭的赶到了赵家峪,她不让楚云飞跟着,晋绥军是八路最后的支援,远远的就看到和尚等在了村口。

  作者有话要说:

  有位亲说的风晴雪配墨渊,你是要风晴雪本人还是壳子,如果是风晴雪本人可能就不行哦

  因为那样的话女主角就不是我们梦辞了啊

  还有位亲,夕瑶我已经配给重楼了哈哈哈

  寸心会写的长长的,按你们说的虐


  第22章 亮剑

  清微在房间里给秀芹盘着头发,一梳二梳三梳幸福美满多子,不知怎么的清微就想起了曾经她也是这样满怀期待的待嫁,可如今想想除去看起来幸福的记忆,再也没了多余的感情,就像是一部甜腻的电视剧。

  秀芹从镜子里看到清微有些呆愣,轻轻喊到“姐姐”

  清微醒过神,问到“怎么了”,秀芹摇头,没有多说什么,她有时候也觉得结不结婚和抗战胜利不胜利没有多大的什么关系,可是看着楚团长待姐姐也是很好,姐姐似乎也不在乎这些。

  盘好复杂的发饰,将簪花插好,秀芹看着自己的模样有些害羞,清微从怀里拿出准备好的耳环镯子,说到“我们那儿有个习俗,新娘子嫁人那天亲人都是要添嫁妆的,这是姐姐的心意”边说着就不容抗拒的给秀芹戴上“愿你俩白头偕老”

  秀芹眨眨眼睛,眼泪流了出来,她没有什么亲人了,现在遇见一个待她这么好的姐姐又是欢喜又是失落,因为她也知道,李云龙和姐姐不是一条路上的人。

  坐着听李云龙吹牛说大话,看着这些士兵开怀的笑着,清微想她待会儿还是要去劝告李云龙,就算他不信他的部下会通风报信,她也要告诉他。

  酒席很快就结束了,清微叫住赵政委和李云龙,进了准备好的洞房,秀芹茫然的看着他们三人都进了来。

  清微没有多大的犹豫,还是说“李团长,我将要说的话你可能不会信,朱干事可能已经叛变了,现在赵家峪和你们独立团非常危险”李云龙没想到清微说的是这种事,正准备反驳就被赵政委拦住,赵刚知道这位晋绥军358团的教导员是不会没有根据的胡言乱语的,问到“教导员怎么肯定朱干事叛变了?”

  清微沉吟一下,回答“我是学心理的,我观察过,他敬酒前双手摩擦,和李团长说话的时候单边耸肩,这是心虚的表现,李团长结婚他心虚什么?”

  李云龙龙自然不信,可也没说什么,政委心里却有些信的,心理学自然有它存在的道理。

  清微看他俩都不像是相信的样,无奈的说“你们不信也是当然的,这样吧,你们派和尚跟着他,我保证朱干事今天一定会去接头,因为今天是李团长的婚礼,他们一定都觉得你们会放松警惕”

  清微也是不强求的样子,李云龙沉默了片刻向房外喊到“和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