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书库 >

情深难寿

 2019-10-22 06:37   
西三环平江路往西,一直到中心301医院。解放街南边,海司、总后、装司等的居所。这块地方被京畿小巷子里的老人们,叫作大院。在这个院子里成长出来的五个孩子性格迥异,各自拥有不同的人生轨迹。

一个简单的故事,本人很好勾搭,喜欢就订阅一下吧。  不过想到他最后一句“主动出击”,心下又不免有些苦恼,自己可不擅长这个。

  “放心,我会帮你的。”江志诚眨了眨眼,然后神色恢复了正常,“进去吧。”

  对于江志诚和顾袅袅谈话一无所知的陆沉自然是满心期待地等候着自己的排骨年糕,当一大碗年糕端上来的时候,鲜美的香气便顿时溢满了陆沉的鼻腔。

  “陆沉,你是不是真的饿了蛮久的了……”江志诚看着陆沉吃了个年糕就感动得好像要哭出来的表情——当然这样说有点夸张了。

  “我从小到大都没出过远门,要说最远的那次还是出了个国门,你不知道日本的物价有多高,一碗面有多贵,”陆沉想起自己的心酸血泪史就忍不住难过,日本这个西瓜都是论片卖到处都是三文鱼的岛国,怎么可能比得上地大物博遍地都是食物的吃货民族,“回到家尝了不少熟悉的味道,但实际意义上出门吃到外地的美食是第一次,可想我这几年错过了多少。”

  陆沉一边暴风式席卷碗里的排骨和年糕,一边感叹:

  “我的人生因为云扶桑,已经错过很多了。”

  这是江志诚第一次听到陆沉如此坦荡地说出云扶桑的名字。他没有避讳,表情也没有太大的失落,好像是云淡风轻地在讲一个不疼不痒的过去。


  第58章 庆生(14)

  也许旁人会以为,此时的陆沉已经可以完全放下云扶桑的存在了。

  但江志诚了解陆沉,他知道陆沉是一个怎样的死倔脾气。

  当年固执地要喜欢云扶桑是这样。

  当年固执地要去日本也是这样。

  哪怕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撞个头破血流也不在乎,整整六年的光阴消耗在云扶桑这样一个女孩身上,最好的六年,最宝贵的六年,还是什么结果都没换来。

  江志诚看着陆沉捏着筷子的手微微颤抖着,心里叹了口气。

  算了,慢慢来。能够这样说出她的名字也算是一种进步。

  这家店排骨年糕柔软香酥,还不粘牙,陆沉吃得算是津津有味。他平时是个死宅,很少有机会出门品尝各地的美食——从小到大出过的最大的远门就是日本,可惜日本的物价简直是高的惨无人道,所以他还是没有多少享受美食的机会。

  “我实在想不通这世界上为什么会有这么绝情的人,即便是做到此种地步,她也不为所动。”陆沉放下筷子,碗里是剩下的清汤上面还漂浮着一层油状液体,隐隐约约倒映着陆沉面颊的轮廓。

  陆沉是心有不甘的,他怎么也接受不了自己的六年追逐换来的是云扶桑全部的无情拒绝,即便是到走的最后一刻也依旧改变不了这样的事实。

  “也许……”江志诚恍惚开口,想要说什么,陆沉期许的目光抛过来的时候,他又噤了声。

  也许她是太爱你了。

  江志诚突然有些负罪感。

  因为在云扶桑的事情上,他对陆沉是有所隐瞒的,而且隐瞒的很是重大。

  就在刚刚,他恍恍惚惚差一点就要说出口了。

  江志诚的胳膊垂在桌子底下,狠狠地掐了一下自己的手臂,强迫让自己的清醒一些——不能说,一说就前功尽弃。

  陆沉见江志诚没了后文,以为他是说不出什么安慰自己的话来,也没有再多想。他笑着松了松肩膀,百般无聊地开始玩弄起筷子来。

  顾袅袅不像江志诚那样喜欢揣度人的心理,只是她心里很是好奇,这个云扶桑是个怎样的女孩。

  她一定是个很有魅力的女孩吧,不然怎么能够让陆沉牵动挂心这么长的时间?

  想着想着,脑袋就不由自主地耷拉下来。

  江志诚的食指有节奏地轻轻叩打着圆木桌,顾袅袅的神情变化一分不拉地落入了他的眼睛。似乎是有些不悦,他微微挑眉,但没有言语。

  沉默了片刻,江志诚开口了。

  “那挺好的,现在把错过的,都补回来吧。”江志诚伸手,紧紧握了握陆沉的左手,用力地摁了摁,似乎是想传输力量给他。

  陆沉停下了手中玩弄筷子的手,看向了江志诚。

  缓缓的,陆沉扬起一个明媚的笑容,像朝着太阳的向日葵一样明朗:“好。”

  江志诚的话就像是有魔力一样,可以让他片刻便安宁下来。

  他和江志诚还有顾袅袅漫无目的的散步在夜晚的人行横道上。

  他第一次这样静下心来开始感受生活里的方方面面,从回国以来经历了那么多的沉沉浮浮,又闭关读书了一段时间,生活过得不免有些乏味。厌倦之际,却在江志诚这里的一碗年糕,一段路途,找回了本心。

  生活就像一串珠子,串起了人生所有的酸甜苦辣、喜怒哀乐。不管你愿意或是不愿意,它都要继续下去。你开心是一天,不开心也是一天,陆沉决定放下心中所有的不畅快,好好的去寻找一下生活里那些细腻、琐碎、但是美好的事情,他曾经因为痛苦而错过了太多太多的风景,现在,他想一点一点的把它们都找回来。

  散步散了一段,江志诚下意识看了一眼手机里面的内容,突然发现里面有好几个未接电话。

  他有些僵直地扭过头,看了眼陆沉:“我们是不是忘记了什么事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