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

当前位置:主页 > 书库 >
撩夫,撩妻
浏览人数:  发布时间:2019-12-04 05:00
那个徐景修,看着一副冷情矜贵的样。只有赵木青知道,夜晚他的眼睛会发光。
饲养与被饲养日常:
徐景修:老婆瘦了,我得给她补补(不高兴脸);
赵木青:(傻笑);
徐景修:老婆胖了,为夫得补一补(满足脸);
赵木青:呵呵。

纯良小白兔*冷情矜贵汽车设计总监,

婚前婚后日常甜文。
  徐景修在心里不得不感叹杨院长做起事来依旧雷厉风行,徐以诚也没想到夫人准备工作做的如此充足。

  杨朝则心想,儿子难得一次在我面前示弱,虽然知道他有作假嫌疑,可也不得不助他一臂之力,舔着脸上赶着求娶人家宝贝女儿,不过她心里也是对赵木青有好感,真实自然,讨人喜欢。

  张医生也是个爽快人,看看对面女婿又是越看越喜欢,闺女也老大不小了,晚结不如早结,当场表态,“行,那就三月二十八号办酒席,等假期一过先把证领了。”

  老赵本想再拖拖时间,被老婆一下给说死了,不过再看看人家确实也是有诚意,也没啥好说的了,干脆举起酒杯敬了一下对面的徐以诚。

  两人喝了一杯,徐以诚也回敬老赵一杯,两人索性聊起民生大事教育改革来。

  徐景修心中大定,抑制心中的欢喜,给赵木青夹菜,这丫头还处在一个懵懵然的状态。

  大年初三徐景修来接她去看房子。

  “什么时候买的房?你不是要给我家做上门女婿吗?”赵木青讽刺他。

  徐景修看她一眼,无辜脸,“买好几年了,一直空着,我前段时间才想起来让人去打扫了一下。”

  赵木青“……”,大少爷你是有多豪?

  “你们家不会有贪什么受什么那个吧?”赵木青有点吞吞吐吐。

  徐景修一愣,“贪污受贿?”

  赵木青小心点头,不然那么拿钱不当钱。

  徐景修扶额失笑,“老婆别担心。我除了在安汽打工还有别的投资,利润比上班挣的多,一般东西还买得起。”

  赵木青:“……”,老婆?一般东西?她一时不知道该吐槽哪个……

  到了联贸大厦,往后开没多远,就是一个看起来就很高档的住宅区,门庭高端大气上档次,题字:叠翠园。

  小区里面果然跟它名字一样,层层叠翠,小桥流水,像个江南园林景区。

  徐景修带她进了其中一栋,上了十六层,开门。

  “好大!”赵木青惊呼,“有两三百平?”

  “差不多。”

  赵木青环顾一圈,装修偏现代简约风格,家具电器一应俱全,客厅也有一套大大的沙发,不过是米色,沙发上有眼熟的抱枕。

  餐厅旁边有一个吧台,酒柜里放了几瓶红酒和杯子。柜子最上一层放了一瓶插花,赵木青仔细一看,竟然是一束眼熟的狗尾巴草。

  她转头不敢置信地看他,“不会是那天那束吧?”

  “我确定是。”

  “我以为你那天就扔垃圾桶了。”

  他看着她,“很好看,我喜欢。”

  走进主卧,她一下子就脸红了,娇嗔,“徐景修!”

  徐景修背着手跟在她身后戏谑,“怎么?”

  赵木青指着那张大床说不出话来。

  床上一整套用品正是那天在家居馆买的那套烟粉色。

  她还以为他放在公寓压箱底了,难怪她刚才觉得沙发上的抱枕眼熟,也是那天一起买的。

  “喜欢吗?”他轻轻问。

  她想象他躺在其中的画面不说话。

  他逼近她,她下意识往后退,眼看就要倒在床上,她索性紧紧抱住他,低声说:“喜欢。”

  他哑着声音,“要不要试试?”

  “还……还没领证。”

  “过几天就领了。”

  “那……再等几天?”

  徐景修湿漉着眼睛,渴望地盯着她,“老婆,我就摸摸,不做别的。”

  看着他拼命抑制的模样她又有点于心不忍,她知道他已经想她很久。

  犹豫不决,抖着声音,“那……那……就摸……摸,不准做别的”。

  结果,她被脱得光光放进烟粉的床单,那人上下其手,揉揉捏捏,真的将她摸了个遍。

  两人都被摸得兴奋起来,不能自已。
下一篇:没有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