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排行 >

仙宫 第两百九十一章 警钟

 2020-06-10 13:10   


叶瞳受伤,沅崇的伤势更重,虽然水流夹杂着落叶和石子,没有直接把他轰杀,但也把他的头部抽打的血流如注,身躯朝着远处倒飞出去。
鲁奔雷满脸杀意,漆黑的胡须抖动,随着他的手臂挥动,飞剑如蛆附骨般不断追杀叶瞳,但两条道水流翻飞中,一次次阻挡飞剑的攻击,令叶瞳朝着远处逃窜。
“沅崇!”鲁奔雷喊了一声,想要确定沅崇是生是死。
“鲁长老,我没事,还能撑得住,您杀了他。”沅崇的身躯抖动几下,随着昏厥感渐渐消退,他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擦拭掉半边脸上的鲜血,大声喝道。
“他必死无疑!”鲁奔雷眼底泛着寒光,先天九重境界能够施展法术,这是他以前从未听说过的,鲁奔雷打定主意,一定要把这个诡异的小子击杀,以绝后患。
沅崇转头看向常瑭和黑武,眼里杀机大盛,尽管他的伤势很重,但依旧朝着两人扑去。
“快逃!”
常瑭和黑武做梦都没想到,沅崇竟然没被杀死,反而还朝着自己两人扑来,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他们是什么修为境界,心里跟明镜似的,哪怕先天九重境界的高手身受重伤,爆发之下也不是他们能够抵抗的。
两人逃出百米,便感受到身后的沅崇距离他们越来越近。
“黑武,咱们分开逃,生死各安天命。”常瑭厉声喝道。
“好!”黑武心里清楚,这是最好的办法,否则两人恐怕都会被沅崇给杀死,随着常瑭朝着左侧窜逃,他的速度忽然减缓不少,朝着右侧逃窜。
“你们都得死!”
沅崇狞笑一声,察觉到黑武的速度慢了一些,顿时朝着他追去,不足三百米,黑武便被沅崇追上,“你倒是重情重义,故意减缓速度吸引我,而给你的同伴争取逃命时间,可是这种做法,在我看来就是愚蠢。”
凌厉的刀光,顷刻间朝着黑武的头部劈去,沅崇身受重伤,爆发的速度和力量都受到影响,但对黑武来说,依旧威力十足。
黑武险险躲过这一刀,双脚猛蹬地面,以驴打滚的姿势朝前继续猛扑,他已经绝望,但哪怕是拼着被杀,也要给常瑭多争取些逃命时间,毕竟两人都被杀,他们的家人就会无依无靠,而常瑭逃走,以他的性格,以后必然会照顾自己的家人。
“先天五重,嘿……”沅崇讥笑一声,仿佛忘记刚刚被叶瞳重创遭受的耻辱,短短几个呼吸间,便已经追到黑武身后,猛烈的一刀,再次对着黑武的后脑劈去。
黑武感受到身后的风声,瞬间转身抬臂,长刀横着举过头顶,企图挡住敌人的猛烈一刀。
“咔嚓……”
黑武手中的长刀被一刀斩断,在他身躯朝着后面倒飞的时刻,脸上已经出现一道鲜红的血印,身躯砸落在地面,血印也已经裂开,鲜血流入他的眼睛,染红他的脸庞。
“死吧!”
沅崇狞笑一声,冲刺过来的时刻,一刀斩掉了黑武的头颅,随即,他不在耽误时间,转身超神常瑭逃窜的方向追去。
密林中。
叶瞳一边倒退,一边挥动长剑抵挡飞剑的攻击,而他操控的两道水流,则不断朝着满脸胡须的鲁奔雷抽打过去,两人所经之处,飞沙走石,残枝烂叶纷飞,一棵棵参天古树,更是被剑光拦腰斩断,不断轰然倒地。
“你是谁?”
鲁奔雷越打越心惊,他敏锐察觉到,厮杀的时间越长,眼前的年轻人操控两道水流的程度就越纯熟,起初两道水流卷砂石,连自己的衣角都碰不到,但现在,自己已经被抽打中好几次,鲜血都染红了手臂处的衣服。
叶瞳浑身足有十几道血淋淋的伤口,他虽然拼命抵抗,但飞剑速度太快,攻击力也格外凶猛,每每躲避过要害部位,时不时的就会在身上留下一道伤口。
叶瞳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只是冷哼一声,挥剑劈开如流光般的飞剑,身影朝着鲁奔雷窜去,两人之间只有数十米距离,以叶瞳的速度眨眼即到,他已摸清楚对方筑基初期修为,以及对方爆发的实力,在对方拥有飞剑攻击的情形下,近身搏杀才能带给对方更大的威胁。
“雷火,起。”
鲁奔雷操纵飞剑攻击的时刻,露出一抹讥笑,随着法决掐动,雷火凭空出现,道道火焰不断炸开,沉闷的爆破声中,火焰数量越来越多,
叶瞳心底一震,他发现自己忽略了一个问题,修道者法术神通,手段变幻莫测,而自己以前一直与筑基期以下境界的强者厮杀战斗,很少碰到有人使用法术神通,第两百九十一章警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