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排行 >

一品邪少 第313章 两个女神

 2020-04-11 04:04   

苏秦走过去,看到买的东西虽然多,但是却没有什么值钱的。大部分是一些家居用品,还有一大堆的零食。

好不容易才把这些东西搬进房内,苏秦把怀里的一堆零食哗啦一声扔在地上说:你们这下满意了,快点把我的我卡还给我。

珠儿把手包捂在身前说:你休想,我们今天才买了点吃的东西,明天还要去买衣服呢。

什么?还人买衣服,你们没有搞错吧!

什么东西最费钱,那就是名车、小三、化妆品、还有女人的衣服。

男人辛苦奋斗无非就要想要满足女人这样的需求嘛,可是女人却永不知足。要想填满女人的欲望,那比登天还难。

两位姐姐,你们就饶了我吧。那钱可是我老婆给我的零花钱。你们可不能乱花啊!苏秦做出一付可怜样,想要博得她们两个的同情,可是两人却不为所动。

随你怎么说,我们的衣服是一定要买的。你就别装了!我三天来,我们对你悉心照料,你给点回报也是应该的。受人滴水恩,后面是什么来着?珠儿皱着眉头说。

当以涌泉报!苏秦脱口而出,刚一说完就知道自己上当了。

是啊,这可是你自己说的。珠儿一付得理不饶人的表情,蹙眉微嗔道:老公,你就只想着这点钱,难道我们姐妹还不值这点钱吗?

三天,就想嫌两千万,你们这价格也太高了点吧!苏秦掰着手指算:你们两个看看,三天,就是第天六百六十万。就是你们脱光了也不值这么多啊!

苏秦的话刚说完,铁萌娅就用力的在苏秦的胳膊上拧了一下。

呀,我靠,你还伤人,这还有没有天理了。

让你胡说,我们才不会脱光呢。要是我们脱光了,那就是两个女神!

铁萌娅说着,就蹲在地上,收拾那些零食。

你们让我等你们回来再吃饭,现在我快饿死了,你们准备让我让什么啊!苏秦揉着被拧痛的胳膊说。

你再等一会儿,我去做菜,让你也领教一下本小姐的厨艺。珠儿说着把包里的卡挑出来,藏在身上。

苏秦看她那样子,心里直发笑。你以为藏在那里就安全了吗?我和你说,我

你想怎么样?珠儿两手抱在身前。

我饿了,你快走做饭吧!苏秦说。

珠儿哼了一声,扭过身子朝厨房走了过去。

苏秦看着蹲在地上收拾零食的铁萌娅,就抬脚踢了她一下。

干嘛!

你还真打算在这里住下去啊!

怎么了?你不让我们住吗?

苏秦现在除了肚子饿,其它感觉一概没有了。他猛的坐在了沙发上,看着铁萌娅说:你别那样顶着了,都他妈的变形了。

你就不会正经一点,老是看人家。都说过了,你又不是没见过。铁萌娅噘着嘴说道。

苏秦说:你们在这里住,也不是不可以,只是一直让你们睡沙发,我也有点过意不去。

怎么了?良心发现了!

我不是个无良的人,要不你们两个轮流到房里来。单数归你,双数归珠儿。你看这样好不好?苏秦一脸嘻笑的说。

你想的美,我们才不和你睡呢。你想干嘛,以为我们不知道吗?铁萌娅把零食全都装进了一个大箱子。然后蹶着屁屁,把箱子推到了冰箱门口。

那好吧,我们就一起

你再说,我就不理你了。铁萌珠以为苏秦要说让她们姐妹两和他一起睡,脸腾的一下红到了耳朵跟上。

你想什么呢,我是说我们一起把隔壁那间房腾出来,买个床放到里面。也省得你们天天睡沙发了。真搞不懂,你一个女孩家,脑子里装的都是些什么肮脏的想法!

苏秦说着,还吐了一下舌头。

谁让你不说清楚了,一天到晚色迷迷的,天知道你安的什么坏心。

你的名字太难听了,要不我以后叫你娅儿吧!苏秦跷起二郎腿悠哉游哉的说。

好啊,不过你不能太靠近珠儿,听到了没有!

遵命!苏秦说完顿了一下接着说:你那意思就是可以靠你近一点了呗。

珠儿在厨房内,腰里系着围裙,手里拿着铲子,有条不紊的在进行着她的厨艺加工。

她们姐妹两个从小对厨房就不算陌生,所以做点风味可口的小菜还不在话下。

姐,好了,你们过来帮忙端菜了。

娅儿和苏秦应声走了进来。

哟,没有想到,珠儿竟然还有这么好的手艺,真让我刮目相看。

哼,我看你是垂涎欲滴了吧!

三个人把菜端到了餐厅,没有下人在一旁,他们倒是感觉到很轻松。

我来开瓶酒!娅儿说着,就把放在桌上的那瓶酒开了。然后给每个人都倒了满满的一杯。

来,干了!娅儿豪爽的说。

珠儿也不甘落于人后,她本来就在酒吧上班,对于喝酒她是不怵的。干了!

两姐妹都挺豪爽了,倒是苏秦不想喝。肚子里面空空如也,胃里没有一点积食,这样喝酒对身体不好。但是看到两姐妹的兴致很高,也不想拂好怕兴头,他端着酒杯和她们碰了一下说:干!

三个人一起把杯里的酒喝了精光。

娅儿有点不胜酒力,不过她不服输的性格让她不肯低头。

我们再来!

苏秦说:等一下吧,我得先吃点东西,我的胃可不是铁打的。

说完苏秦大口小口的吃了起来,还别说珠儿的手艺还真不错。这几样家常菜做的还是蛮有味道的。再加上苏秦是真的饿了,吃起来就越发的香了。

你慢点吃,没人和你抢!珠儿看到苏秦那付狼吞虎咽的模样,心里也挺有成就感的。

吃的差不多了,苏秦抬头对姐妹两个说:好了,现在可以开始了。不过谁在是倒了,我们可不管她。

你你看好你自己就可以了。娅儿的舌头这时都有点不听使唤了。

三个人喝了两瓶红酒,苏秦没有喝太多,大部分都进了珠儿和娅儿的肚了。可能是她们今天有点太过于高兴了,一不小心就喝的有点多。

珠儿倒是没有那么严重,还可以站起来走动。

娅儿可就不行了,要不是苏秦手快,她就要滑到桌子下面了。

苏秦起娅儿,对珠儿说:你们今晚就去卧室里睡吧。我睡沙发!

呵嗝!珠儿也有点晕乎乎的了。

她摇摇晃晃的扶着桌子走到了苏秦的身边,伸出两根手指从自己的身前那道沟内,把那张卡夹了出来扔到桌子上说:苏苏秦!卡给给你了,你看好了,别再让我们拿拿到手!

苏秦看她那样,实在这可笑,也没有管那张卡,他对珠儿说:你快点回床上睡觉去吧。

珠儿一步三摇的走了出去。

苏秦抱起软的像蛇一样的娅儿,也朝房内走去。

刚一进房,就看到珠儿四仰八叉的趴在床上。

非礼勿视,不要看,不要看苏秦口里不停的念叨着。

苏秦起来把灯关了,再次躺下来的时候,就看到幽幽如水的月光铺撒在了地面之上。

夜的寂静在世间漫开羽翅,让人们进入梦乡。苏秦听到一丝轻微的脚步声在门个响起。

声音很轻,轻的让人察觉的到它的存在。苏秦慢慢的坐了起来,顺手从口袋里掏出那把瑞士蝴蝶刀。

他倒要看看是谁这知大胆,敢在老虎头上拔毛。

苏秦轻手轻脚本的摸到门边,透过窥视孔朝外看了一下,外面除了昏黄的路灯灯光之外,没有一个人的影子。

难道是自己听错了?苏秦想,这也不可能啊,那声音明明就在外面。

他猛然打开房门,顺势超后一跃。手里的蝴蝶刀翩然展开。

门口豁然蜷缩着一只猫咪。

苏秦摇头笑了,他把自己的刀收好放进了口袋。没有想到,自己的听力竟然如此精进。

他走到门口,那只猫咪没有跑,反而靠了过来,轻轻的在自己的手上摩挲着。

苏秦一下就动了恻隐之心,他把那只猫咪抱了进来,随手关上了门。

他没有注意到,门口的黑影处有一个人影在徘徊。那个人影看着苏秦把猫咪抱了进去,然后转身走了。

那只小猫很干净,不像那些流浪的猫一样肮兮兮的。它蜷在苏秦怀里,不停的低声叫唤着。苏秦以为它饿了,还好今天珠儿买了一堆吃的。看看有没有小猫喜欢的。

苏秦没有喂过宠物,不懂这方央的知识。他打开冰箱,从里面拿出一包虾条,给它倒在地上。然后就躺在床上睡了过去。

半夜里,娅儿从卧房里出来。她摸索着来到了卫生间。

不一会儿,娅儿从卫生间内走了出来,她习惯了睡在沙发上。

她晕乎乎的倒在沙发上,用脚蹬了一下身边的珠儿。往里挪一下,我都没有地方了。娅儿咕哝着说。

迷糊中,娅儿拉过苏秦的胳膊放在自己的身上。那只胳膊好有力,她不由自住的朝苏秦的怀里拱了拱。

苏秦也迷迷糊糊的,还以为是那只小猫呢。

可是当他的手摸到了一片温暖时,顿时一个激灵醒了过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