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排行 >

一品邪少 第102章 难道魅力不够

 2020-04-07 13:01   

她拖着被子上了床,一声不响的往一侧靠了靠。背对着疯子,过了一会儿,她感到疯子在另一侧躺了下来。

熊毓说不清自己是怎么想的,她本就应该义正词严的拒绝,可是她没有拒绝。此刻她心里忐忑不安的躺在那里,害怕会发生什么事,又渴望发生什么事。

一只手从她背后伸了过来,熊毓浑身一颤。但是与想像的不同,那只手并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只是那么搭在自己的身上。

熊毓一动也不敢动,紧张的心都快从嘴里跳出来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熊毓的身体开始变的麻木起来。并不是感觉上的麻木,而是由于她侧躺着,血液流通的不顺畅而导致的。

疯子在心里或多或少的还是把熊毓当成的程梦虹,他还在坚守着对她诺言,一定要等到结婚之后,才碰她的身子。

熊毓当然不知道这个承诺了,她真的受不了了。就翻了一下身子,让自己面对着疯子。

她只见疯子已经面带微笑的睡了过去。

他要在这里睡,就是睡觉别无它意。这是个什么男人啊!难道是自己的魅力不够熊毓这样想着,心里就有点不高兴。她把手悄悄的伸在下面一摸。

哇!都这样了还能睡得着!她摸到了疯子那根挺起大家伙。

那一夜就那么过去了,疯子好久没有睡的这么香了。他伸了一下胳膊,看了一眼身边的熊毓。

你一夜没睡吗?看到熊毓眼里布满了血丝,疯子问。

熊毓嗯了一声,那言下之意再明显不过了。这种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自己怎么能睡的着。

疯子从她眼中看出了这一点,他把和未婚妻的约定对熊毓讲了一遍,算是给她一下解释。

疯子说完,看到熊毓的嘴角微微翘了起来。就知道她不生气了。

就在这时,一个佣人敲响了他们的门。

什么事?疯子在床上扭过头来问。

来客人了!

疯子一跃而起,嘴里咕哝道:我的衣服还在那边呢。

熊毓说:你在这里等着,我去给你拿衣服。

一楼的客厅内,钱老爷子睁大了眼睛看着这里的一切摆设,还有那些名贵的物件。嘴里啧啧不停的赞道:看看人家这里,这才像样。再想想自己的地方,和狗窝没区别。

宋子尘抬头看着直四楼的巨大的玻璃穹顶,也说道:的确是这样,这个苏秦真是深藏不露。

于成倒不像他们两人那样羡慕。他站在墙边,看着挂在墙上的那付舟山烟雨图说:你们两个也别说这样酸溜溜的话了,未来的龙城都是人家的。别说这么一个小小的别墅了。

于成的话不是没有道理。他们昨天一起去了杨家,想和杨薇高议一下关于拓拔杰的事。没想到杨薇去把他们拒之门外。

还让仆人转告他们三个,以后再有什么事,就真接去龙苑别墅找苏秦,不要再来找她了。杨家不再管这样事了。

所以,他们三个人才决定来这里找苏秦。

不管是好事还是坏事,凡事总得有个领头人。这样才不至于发生分岐。

他们都不知道,苏秦此时不在龙城。

疯子从二楼下来,带着熊毓来到了客厅门口,看到三个龙城巨头在客厅内头瞅西看,就咳嗽了两声。

三个人回过头来,看到来人不是苏秦,就用惯有的轻蔑眼神瞄了疯子一眼,也没有去搭理他。

疯子当然理解这三个孙子那种不可一世的神情。所以也不和他们一般见识。

他走进了客厅,说:各位久等了!

你谁啊!宋子尘是最不客气的一个。

疯子依旧不羞不恼,他说:你们是来找苏秦,苏秦不在家。这里的事情我说了算,我的意见就是苏秦的意见。

三个人听着疯子的话倒用三个钦差大的臣的意味。就各自收起那付不可一世的嘴脸。俗话说,阎王好见,小鬼难缠。这意思不言自明。

他们不认识疯子,可疯子却认识他们。他伸手请各位入坐,最后自己也像模像样的在主位上坐了下来。

单是这一手,就足以震住这几个人了。

你们来找苏秦什么事?现在说说吧!疯子虚张声势的语调让身边的熊毓强忍着才没笑出声。

钱老爷子的岁数最大,他率先开口说:你是什么人,我们不清楚。不过你即然大言不惭的说可以代替苏秦,那我就说了。

疯子的目光一动不动的盯着钱老爷子,这一招也是跟苏秦学的,这样可以在谈话中占据主导地位。

钱老爷子接着说:拓拔杰又找上门来了,我们三家得罪不起他,想找苏秦商议一个对策。你有主意吗?

疯子说:他还是要强迫你们,对吗?

于成说:如果不强迫,你想我们会与他这种人合作吗?

这话当然是一个推诿之词。他们主要怕的是苏秦从中做梗。如今失去了杨家的支持,苏秦捏他们还不是像小孩子捏泥吧一样简单。

你们这点事都处理不了!真妄称是四大家族的领军人物。疯子的口气比苏秦的还要强硬,那一脸的威严是他们所没有见过的。

疯子环顾了在场的三个人,然后摆手摒退了站在门口的用人。他没有说话,只是平伸右手放在脖子上轻轻的抹了一下。

那动作干净利索,也让人心生寒意。三个人都吃惊不小,苏秦家里竟然还有这么一个狠角色。

驶出丛林要比进去的时候轻松多了,苏秦驶着车顺着沿途所做的记号,一路驶出了丛林。

七天的丛林生活,让苏秦和杜娟两人像是山间野人一样狼狈。

杜娟的小脸像小猫一样,而苏秦则胡子拉碴的。如果不是两人那一口白牙,租车行的老板真的要报警了。

苏秦看着租车行的老板坐在办公桌后面,用抖个不停的手握着笔给他办退车手续。

杜娟说:我们马上就回去吧!

怎么也得找个地方洗个澡,让自己好好睡上一觉才回。这么回去,人家还不得笑话死我们。

你也怕别人笑话啊!杜娟说。

苏秦用手指了一下杜娟的衣服说:我倒不怕,就是怕你这个样子回去会被别人耻笑。

杜娟一低头,看到自己的衣服已经被扯开了好几条口子。

呀,你怎么不早点说。害我在人前丢脸。杜娟不满的说。

苏秦说:主要是我也想看看啊!

两个人就这付尊容走进了阿尔城内最豪华的酒店。

门前的迎宾小姐,看到两个人脏兮兮的样子,心不甘情不愿的欠了一下身,木然的说了一声:欢迎光临!

杜娟故意问苏秦:她们说什么?

苏秦说:她们说,快点滚蛋。

走进灯火辉煌的大厅内,过来迎接他们两人的不是侍应,而是保安。

叫花子来这里干嘛,出去,出去

苏秦面带笑容的看了一眼那个保安,他说:你别撵人,我认识你家亲戚。

那个保安也是个四肢发达头用简单的货,听苏秦这么一说,他还真的问:你认识我们家的那个亲戚啊!?

我认识你爹!

苏秦说完,还没等保安反应过来,就上前一步,把一沓子百无大钞塞到了他的手里。

现在苏秦不光是认识他爹了,连他祖宗十八代都认全了。傻保安又是点头,又是哈腰,把苏秦带到了前台。

开好了房间,侍应生垂头丧气的提着苏秦和杜娟的包走在他们后面。

他心想,这两个穷鬼,不知道那根筋错位了,还来住宾馆。这次权当白跑一次了,也不可能从他们那里拿到小费了。

不过这个傻小子也想像错了,眼前这两个衣衫褴褛的人是财神爷和财神奶奶易容来到了凡间。在接过苏秦给他的小费时,他才明白过来。

刚进房间,杜娟一下就钻进了洗澡间。

苏秦在外面喊:你帮我放一池温水,我也要好好的泡一下自己。

好几天都没有开机了,苏秦跷着二郎腿抖着脚打开了手机。

一连串的未接来电信息传了过来。苏秦大略的看了一下,只见家里打过来的最多。

难到家里出事了?会不会是疯子?苏秦这样想说,就回拔了过去。

接电话的是疯子。

乍一听到疯子的声音,苏秦还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你好了吗?

好了!疯子说。

打了这么多电话,是不是家里出什么事了?苏秦问。

疯子就把钱爷子等三个人来找他的事大概的说了一遍。

苏秦听疯子说完,就对他说:这事你看着办吧,别心慈手软就行。还有,你去一趟警署,对赵建国说,让他开个条子把白灵放了。还有那柄N-42也该还给我了。

对了,还有一件事。从老挝那边来了一个女人,说是杜聿明派过来的,现在就住在家里。疯子说到这里熊毓在他胳膊上狠狠的掐了一下,疯子咧了一下嘴继续说:能不能让杜娟接个电话。

苏秦说:等一下!

他站起身来,朝浴室走去。来到门口推门而入。

一身泡泡的杜娟看着苏秦说:你来干嘛!不许和我抢!

苏秦说:你哥那边来人了,想和你说话。

杜娟伸过头来,苏秦把电话放在她的耳边。她喂了一声,那边就传来了熊毓的声音。

相关文章